《勿謂言之不預也系列》之九

豈可耍賴不下莊

2020 年11月15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 11月18 日上網

懷南前記﹕

       今天 (11/18/2020) 收到沈富雄來 信﹐這年頭還用郵寄信件傳遞信息也是絕事。他信是 11 月2 號寫的﹐16 天後才收到﹐ 我們又回到 60 年代靠寄航空郵簡跨越太平洋的留學生的時代了嗎﹖還是他省錢不寄航 空﹖這年頭還有國際平郵嗎﹖聽說這位保送台大醫學院的高材生不用手機和電郵。我 這個搞資訊管理的人不用社交媒體﹐不碰臉書﹐於是信老和老沈只好偶爾靠 communication the old fashion way 來聯絡了。他的信是這樣寫的﹕

信老﹕

       頃接來信﹐滿心歡喜。

       閣下字體有變﹐字大而體鬆﹐ 恐與視力﹐指力﹐或腕力有關﹐宜多加注意﹐莫讓老化速度過快。

       三篇大作旨意我都同意﹐老來 隔海有知音﹐是可喜之事。

       附上最近寫給國民黨有關「兩 岸論述」的十點拙見﹐事涉意識形態問題﹐你我看法未必相同﹐請酌參。

       美國大選﹐我兩週前在臉書上 預測拜登大勝﹐得票 350﹐在遍地川粉的島上﹐弟獨樹一幟﹐乃老來一快事也。

       順頌如意

富雄敬上    11/2/2020


       我真服了這個老沈﹐到底是醫 師出身﹐我前陣子禍不單行﹐重傷右手兩指﹐拖了兩個月才算好了。其間敲鍵 盤沒事﹐執筆寫字不方便﹐居然被老沈看出來。不過年齡大了﹐又少寫字﹐視 力、指力或腕力退化也有可能。

       我和老沈除了我公開自認是中國人﹐ 他沒公開自認是中國人外﹐我們的意識形態也沒太大的區別。意識形態不同也 能做朋友是好事。

       老沈曾說我對台灣政情不夠了解﹐這 是事實沒什麼好爭辯的。這次台灣泛藍人士多預測拜登勝﹐老沈敢預測拜登勝並大勝﹐ 連得多少票都算出來了﹐掌門人最多敢說﹐如果拜登贏了 AZ 和 FL 就大勝﹐他的膽子 和自信的確與眾不同。不過票剛開出﹐郵寄票還未開﹐川普領先﹐趙少康再叫來賓預 測誰勝﹐老沈不敢決然預測拜登勝是不了解這次郵寄投票的數量和偏向。我說過﹕誰 會急著郵寄票投川普﹖這是掌門人比老沈了解美國多些的地方。到底他回了台灣我留 在美國接受他說的美國好山好水好無聊的生活方式。


        在讀者寄給我他們為什麼要票投特朗普的理由中﹐有兩點我最不能認同﹐但我 並沒有選擇在投票前公開或私下回應﹐理由很簡單﹕

        第一﹐ I sell what you NEED, you buy what you WANT。 我活在這個世界上的目的 不是來改變別人的﹐只有自我改變才是真正的改變。

        第二﹐老中的票因社會階層不同本來就很分散﹐哪邊多一張﹐哪邊少一張根本 無足輕重﹐何必掃人家行使公民權利的興﹖但是由於我對他們的理由實在不能 苟同﹐所以等票投完後拿出來談談。

        他們的理由一是民主黨太左﹐再搞下去美國會變成社會主義甚至變成共產主義。 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和洪水猛獸同意。偏左的政府會削減警力、歡迎並優待非 法移民、謀殺末期胎兒、推廣同性、變性婚姻、反宗教、封殺頁岩油開採、加 稅等等。先不論這些推論是否正確﹐試問各位特朗普落選和拜登落選﹐那方人 馬鬧事的可能性高些﹖包圍對方車隊﹐阻礙交通的是什麼人﹖歷史上最種族歧 視的希特勒是極右或極左﹖很多老中自認是高級白人﹐殊不知右派老白有槍﹐ 左派老黑只有拳頭。子彈和拳頭只認皮膚顏色﹐才不管你是投特朗普或拜登。 Law and order 的確是問題但答案不是特朗普。

        理由之二是他們中有人認為特朗普比拜登像基督徒﹐所以投他。

        關於理由一﹐不很謙虛的說我比一般老中有資格評論美國政治。1968 年我從學 校出來上班後的第一件事就是買電視看芝加哥民主黨推舉麥高文代表參選總統 的黨員大會。2018 年10月7日﹐《信懷南專欄》的標題是《謀殺民主黨的那 夜》各位應該上谷歌去找來看看﹐看完後會發現我不能認同你們的看法絕不是 因為我是個沒有腦子﹐對民主黨死忠的狂熱自由主義者。不過﹐我們現在先談 我對特朗普比拜登像基督徒的看法。

        我 1970 年娶信夫人的時候﹐信夫人說她是基督徒﹐我說很好呀﹐我支持妳。君 子一諾﹐此生必踐﹐50 年了﹐掌門人雖然支持信夫人做基督徒﹐但信夫人卻非 常不支持信懷南做非基督徒。 於是搞得信大「廝」 90% 的朋友是基督徒和號 稱是基督徒﹐真是「談笑皆主內﹐往來無外邦」﹐三個正派牧師都是我的朋友﹐ 包括忘年之交﹐曾經要我替他寫回憶錄的老牧師﹐和結伴《此路終於還》從 Beartooth 山路進黃石公園的 Richard。誰像基督徒誰不像基督徒我不但有理論基 礎的知識﹐也有實際觀察的經驗﹐發表「寶貴意見」的資格是有的。

        1988 年美國總統大選副總統候選人辯論會﹐共和黨印州年輕參議員 Dan Quayle 自比甘迺迪﹐他的對手德州的資深參議員 Lloyd Bentsen 當場不給 Quayle 面子 回應說﹕「我認識傑克甘迺迪﹐傑克甘迺迪曾經是我的朋友﹐參議員﹐你不是 傑克甘迺迪。」(I knew Jack Kennedy, Jack Kennedy was my friend. Senator, you are no Jack Kennedy) 同樣的道理我可以說﹕「我知道什麼是基督徒﹐我有很多 基督徒朋友﹐總統先生﹐你不是基督徒。」

        我上星期的專欄《仍有餘勇追窮寇》提到民主政治的一個特色是鐘擺定律﹐鐘 擺定律的優點是當美國社會往左太遠﹐民心自然會往右擺回頭。我用我觀察過 的 10 美國總統和從雷根以來 40 年的美國政壇﹐共和黨的總統和民主黨的總統 的比例是4 比 2﹐各執政 20 年﹐因此﹐如果說美國太左全是民主黨之過是無稽 之談。把美國的問題簡單化到民主黨太左﹐把解決問題的希望寄託在特朗普連 任是犯了把「林肯的政黨」和「川粉」混為一談的錯誤。

        民主政治的第二個特色是立法(legislative)、行政(executive)、司法( judicial) 三權 分立的彼此監督和平衡(check and balance)﹐如果立法和行政分屬不同的政黨或 參眾兩院分屬不同政黨﹐這叫 「gridlock」。「Gridlock 」當然有其缺點﹐但它 可以 防止一黨專權。如果我們分析過去從卡特當總統開始﹐44 年中﹐除了卡特 的四年﹐ 歐巴馬的2009 到2011 參眾兩院是民主黨天下﹐小布希從 2003 到 2005﹐特朗 普的前三年共和黨掌控白宮和兩院外﹐其他 31 年沒有一個政黨行政立法兩權通吃。連 萬人迷的雷根 8 年任上參眾兩院都是民主黨掌控。歐巴馬任上﹐通過了所謂的「歐巴 馬健保」可能會被「川粉」認為太左。但這個世界上本來就是 “to have”vs“to have not”﹐「歐巴馬健保」對沒有醫療保險的 “ have not”那些人是性命交關的事。掌門 人用不到「歐巴馬健保」﹐但掌門人樂意付錢支持有人認為是社會主義的健保制度。 By the way﹐台灣有全民健保﹐台灣是社會主義的國家嗎﹖

        回到雷根和民主黨的眾議院議長 Tip O'Neill﹐那個說 All politics is local 的愛爾蘭 裔的啤酒桶胖子﹐白天吵架﹐晚上一道喝酒傳為佳話。說到真正的保守派和共 和黨員﹐雷根才是代表﹐特朗普算老幾﹖充其量像第一個得諾貝爾文學獎的美 國作家路易斯 (Sinclair Lewis) 筆下的 Elmer Gantry﹐那個像賣膏藥的傳道人和與 妓女是老相好的假基督徒罷了。特朗普比拜登像基督徒﹖他懂得拜登引用《傳 道書》三章第一節的用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