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謂言之不預也系列》之八

仍有餘勇追窮寇

2020 年11月8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 11月11 日上網

懷南前記﹕

       會連續有幾個星期的評論看起來像是 針對票投川普的老中寫的。其實不然﹐哀矜勿喜的道理﹐掌門人還是知道的。我希望 所有看我文章的人﹐應該在分析問題的態度、評論是非的標準、選擇價值的衡量上多 用些理智少一些激情。自我修正和不斷成長是人類進步必須的過程。別辜負了掌門人 的苦口婆心。

       這篇文章的標題應該是《宜將剩勇追 窮寇》﹐但那個標題我 2005 年的一篇評論李敖的文章中已經用過了。我把那篇文章和 沈富雄的回應列在《懷南補記》裡﹐也算是我們這一代三個「有點性格」的知識份子 間的一點交集。15 年前李敖和沈富雄同區競選立法委員﹐照理我是應該挺和我背景相 同的李敖﹐但我卻公開挺民進黨﹐曾經是美國台獨大將的沈富雄。為什麼﹖因為我認 為李敖做立法委員不是不夠資格 (not qualify)﹐是不適合(unfit)。我反對川普連任和反對 郭台銘選總統的理由也是如此。只是川普連做總統的資格都沒有。

   懷南 11/7/2020


        文章寄出時﹐投票剛開始﹐但我的預測早就白紙黑字公諸於世﹐改徐自摩當年 為陸小曼回拒他老師梁啟超勸告信中的一個字﹕《得(準)則我幸﹐不得(準)我命﹐ 如是而已》﹐是否鐵嘴﹐沒必要患得患失。

        這次美國大選﹐全世界都在關心﹐兩岸三地的華人更是激情。投票前我問我的 讀者他們投特朗普的原因﹐除了馬利蘭的那位張先生說「特朗普當選有人會氣 死﹐地球還是會照轉」沒什麼參考價值外﹐其餘的都很禮貌﹐也很誠意地分享 自己和朋友投特朗普的理由。綜合他們的意見﹐他們投特朗普的主要原因有三 點﹕

       其一﹕是這幾年來民主黨太左﹐ 投特朗普是以毒攻毒。

       其二﹕特朗普比拜登像基督 徒。

       其三﹕特朗普比較反共。

        1949 年中共所謂的百萬雄師過大江佔領南京後﹐毛澤東寫了一首七言律詩﹐最 後四句是﹕《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正道 是滄桑。》在掌門人心目中﹐「窮寇」不只是特朗普﹐是世間一切的不科學、 不文明、不道德、不理智、不公平、不講理的「六大寇」。這篇文章和下幾個 星期的專欄算是我寫給票投特朗普的朋友們作參考。聽聽就好﹐不必來信討論﹐ 就像我回應那位馬利蘭張先生說的﹕「誰當選都沒人會氣死﹐就算是豬八戒當 選地球還是會轉。」 所以﹐大家彼此保重﹐ Life Moves On.

        這幾年來民主黨太左了嗎﹖太左是什麼意思﹖讓我們從美國政治 ABC 談起﹕ 美國有兩大政黨﹐民主黨偏左以自由派(liberal)政治理念為主。共和黨偏右﹐以 保守派(conservative) 為主。兩黨在政治哲學、經濟、醫療、移民、教育、墮胎、 政策、同性戀、槍支、環保、平權、等主要議題上有非常明確的區別﹐老百姓 選邊站的指標非常清楚。值得注意的是這些公認的主要議題中並沒有包括宗教﹐ 換句話說﹐在有關宗教的公共政策上﹐兩黨並沒有各有不同的主張。掌門人崇 尚政教分離﹐至於說特朗普是不是比拜登像基督徒﹐比較像基督徒就把票投他 是否明智﹐那是另外一篇文章的主題。但總的來說﹐美國自認傾向於保守派的 人數是 38%﹐遠超過自認傾向於自由派的 23% 人數。 當然﹐剩下的 1/3 就像掌 門人這種不屬於兩大門派﹐選人不選黨的中間選民。

        台灣在兩蔣時代是標準的右派﹐兩蔣過去後﹐台灣的政治只有統獨之爭的狂熱﹐ 根本談不上什麼左右路線的區別。至於大陸嘛﹐由於是一黨專政﹐誰掌權誰說 了算﹕毛澤東反胡風反劉少奇時是反右﹐打倒四人幫﹐鄧小平復出又變成了反 左。反正左右輪流倒霉﹐人民養成見風轉舵的政治敏感﹐左和右的標籤能不往 身上貼就不貼﹐他們可能並不了解美國的政治。在這裡我不可能用 1500 字的專 欄把左與右的定義講清楚﹐不過我可以用杜魯門的一個簡單的例子來說明民主 黨和共和黨的基本區別﹕

        杜魯門說﹕「一個流落街頭無家可歸的人﹐如果你認為政府有義務照顧他﹐那 你就是民主黨。如果你認為他咎由自取﹐人的命運自己要負責﹐那你就是共和 黨。」這次來信說他和他朋友會投特朗普的人﹐ 分別來自台灣和大陸﹐受過高 等教育﹐來美國已經很久﹐有正當工作和收入﹐他們基本上屬於傾向於小政府、 少繳稅、重視法律與治安、反墮胎、反同婚、反共、反入學優待的共和黨。

        我在美國歷經詹遜﹐尼克遜、福特、卡特、雷根、老布希、柯林頓、小布希、 歐巴馬、特朗普 10 位總統。其中民主黨4 位﹐共和黨 6 位﹐近 20 年民主黨只 執政8 年。歐巴馬和拜登在民主黨中並不算太左﹐說民主黨這幾年極左到走火 入魔既不公平也不正確﹐更重要的是他們不了解民主政治的「鐘擺定律」。 「鐘擺定律」的優點就是自由﹐保守兩派的一派擺得太遠後﹐鐘擺會自動調整 回來。因此﹐兩派的極端份子不會出頭。歷史證明右派的華萊斯(George Wallace)、高華德(Barry Goldwater)﹐左派的麥高文(George McGovern)、桑德斯 (Bernie Sanders)、華倫(Elizabeth Warren) 都不可能做總統。在這10 位總統中﹐ 特朗普是唯一走極右路線的總統。這讓我想起我在《我的鴻海故事》提到的往 事﹕在一次對高級主管的疲勞轟炸中﹐郭董大談「問題」﹐一位與會者遞給我 一張字條寫著﹕“He IS the PROBLEM。票投特朗普的人可能誤以為特朗普是 solution﹐但他其實是 problem﹐我們看法不同在此。下星期我們繼續談「問 題」。


宜將剩勇追窮寇

李敖該扮演的一個角色

2005 年1月16 日世界日報《信懷南專欄》﹐ 1月16 日上網

懷南前記﹕

        我答應過要寫這篇文章﹐寫完後突然想到﹕為什麼不在《坐看雲起時》的專欄上發表 呢﹖於是我把文章濃縮成為1200 字左右﹐把語氣淡化很多﹐四平八穩﹐像一碗「免 紅」的牛肉麵﹐用原來的副標題《李敖該扮演的一個角色》為題﹐登載在我1月16 號 的專欄 (結果還發生了嚴重的編輯上的遺漏)。現在您看到的是原汁原味「加紅」的原 文。「免紅」的牛肉麵和「加紅」的牛肉麵味道有什麼不同﹐您比較喜歡那種﹐請各 位自己去判斷。

        指點江山﹐臧否人物﹐到目前為止﹐我已經寫過﹕

        宋楚瑜該看的一部電影﹐

        連戰該讀的一本書﹐

        陳水扁該思考的一個問題﹐

        許信良該唸的一首詩﹐

        沈富雄該走的一條路﹐

        李登輝該負的一些歷史責任 (三流總統﹐三流人物)﹐

        李敖該扮演的一個角色。

        台灣三個最有名姓李的﹐遲早會輪到我寫李遠哲了。 歷史是我們最後的裁判﹐時間 考驗真理。

        告訴李敖該扮演一個什麼樣的角色﹐ 完全和英文成語﹕“Don't try to teach your grandma to suck eggs” 的警告背道而馳。但為什麼不呢?「余自束髮以來」就開始讀李 敖的文章。書架上有27 本他的書。有段時期﹐我在史坦福胡佛圖書館的書庫中﹐把我 漏掉的也找來看。1967 (或是66 不記得了) 他最落魄的時候﹐我在UCLA 寫過一封信給 他。30 多年後﹐無意之中在書庫裡看到他當年的《日記數則》提到這封長信﹐說我是 「最了解他的人」。這些年來﹐我們天各一方﹐追隨不同的鼓聲而行。Life paths 從來 沒有交會過。我雖然並不認同他的一些作風和方法﹐尤其不能理解他出書公開他的自 暴其「短」的寫真照﹐和「小童不宜」的情史細節。但這並不影響我佩 服他的見解和 欣賞他的才華。一轉眼李先生就七十歲了。我不久前還用亨利第二「冬天的獅子」 (The Lion in Winter) 來形容像李先生和許信良﹐施明德那輩人。但沒想到當沈富雄感慨 自己變成了在羅馬競技場被獅子吃掉的烈士時﹐李先生卻從「冬天的獅子」搖身一變 成為過崗的猛虎﹐可以下山去顛覆「偽」政府「所謂」的立法院(括號裡是李先生的話 )。這個轉變也使我想到﹕難道猛虎過崗的顛覆者就是李先生在今後三年該扮演的一個 角色嗎﹖

大師當選﹐牛驥同皁

        根據李敖自己的說法﹐他選立法委員是為了尋求一個可以「大鳴大放」的平臺。在 他的「履歷表」中提到他曾主持電視節目 5 次﹐全被封殺。此話是否百分之一百正確﹐ 我很懷疑。台灣是個經濟掛帥的商業社會﹐電視節目是否能撐得下去﹐通常是看有沒 有廣告。李先生的節目有一群人愛看是無庸置疑的事實。但看他節目的人並不一定是 廣告商家想爭取的消費群。所謂殺頭的生意有人做﹐賠錢的生意沒人幹就是這個意思。 李先生今後三年﹐在立法院修理人有憲法保障﹕可說是如魚得水﹐如虎添翼﹐「革命 情勢」一片大好。我真等不及看李先生怎麼質問那個也是歷史系畢業的教育部長。如 果我是杜正勝﹐內閣改組自動鞠躬下臺算啦。 如果我是李遠哲﹐我恐怕也笑不出來了。

        李先生的政見只有四條﹕

        向老共要和平﹐

        向老美要公平﹐

        向民進黨要太平

        向心懷不平的朋友選出李敖抱不平。

        這四條政見我擔保他一任下來﹐除了最後一條外﹐其他三條一定跳票。為什麼﹖理 由很簡單﹕在立法院裡﹐李先生雖然是大師級兼大老級的人物﹐但投票的時候﹐他的 一票也只不過是225 張票裡的一張罷了。立法院裡龍蛇雜聚﹐各有各的政治版圖和 Agenda﹐ 就算你老李天縱神武﹐辯才無礙﹐但孤票難鳴。這次台北南區投票﹐民進黨 的王世堅得了六萬五千多張票。王世堅何德何能﹐硬比李先生多了三萬一千多張。李 的得票數﹐比民進黨落選的段宜康只多一千四百票﹐比沈富雄多八千九百二十七票。 如果老王像當年老沈那樣夠意思﹐把票分點給黨內同志﹐李先生豈能選上﹖關於這點﹐ 李先生自己都看得很清楚。他說﹕「我的當選證明台灣的民主是假的(因為有配票這怪 事)﹐並且也是我的運氣 (因為民進黨配票配出了紕漏)」。但無論如何﹐這就是李先生 躺在家裡不競而選立法委員的原因和選上的來龍去脈。台灣的立法委員是很有權力的﹐ 李先生進立法院雖然是牛驥同皁﹐但倒也算是一個可以一展手腳的大好機會。

李敖該選擇的敵人和戰場

        1949 年毛澤東在共軍渡江攻佔了南京後寫了一首《人民解放軍佔領南京》的七律。 最後四句是﹕「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正道是滄 桑。」這四句詩是我對李敖應該扮演一個什麼角色的總結期望。

        首先﹐讓我把「窮寇」的定義說清楚﹐講明白﹕

        在我的心目中﹐「窮寇」不是陳水扁、不是李登輝、不是「鼓吹一國兩制」、不是 「和 LP 政府對幹」、更不是找「美國帝國主義」的麻煩。我認為李敖「宜將剩勇」去 追的「窮寇」是怎麼教育台灣的老百姓﹐以及利用他的身份和影響力去教育天下所有 的中國人﹐讓他們都去追打我在「最後一代的內地人」網站 (www.thelastndr.org ) 宣言 中提到的七個「窮寇」﹕

        沒有道德觀念的政治﹐

        沒有責任感的享樂﹐

        不勞而獲的財富﹐

        沒有是非觀的知識﹐

        不公平的競爭﹐

        沒有人性的科技﹐和

        沒有尊嚴的崇拜。

李敖該扮演的一個角色

        李先生是才不世出的歷史學者。他應該知道今天台灣吵翻天的政治議題﹐將來回頭 看全是茶壺裡的風暴。我認為只要中華人民共和國繼續強大﹐逐漸往民主﹐自由﹐開 放﹐法制的正路上走﹐國家統一﹐一國兩制﹐或讓台灣維持現狀50 年不變的走向是大 勢所趨。這絕非像歐陽「瘋」一樣的李登輝﹐和強弩之末的臺獨教義派能擋得住的。

        站在歷史巨人的肩頭上看陳水扁﹐他只不過是個會玩選舉花招的小政客。他治國像 小孩開「碰碰車」-- 亂撞一氣﹐走不通了﹐才轉彎。剛轉彎﹐又亂碰。民進黨過去容 不下施明德﹐許信良﹐陳文茜﹐李永萍﹐鄭麗文這樣的人才﹐今天像沈富雄﹐林濁水 這樣的人要成為「孤鳥」。這種政黨能成大器嗎﹖

        國親兩黨老是各懷鬼胎﹐泛藍面合心不合﹐該併不能併。連戰連戰連敗﹐居然黨主 席「趙麗蓮 (照例連)」到今天。他說他 70 歲交棒﹐你能說他下臺 (finally!) 的背影漂亮 嗎﹖這樣的國民黨﹐你說能起死回生嗎﹖

        宋楚瑜心機太多﹐我早就勸他要就放手一搏﹐要就乾脆來舊金山灣區抱孫子算了。 放手一搏只有兩條路﹕回國民黨搶黨主席或待價而沽扮演關鍵性的少數。但他老是船 頭怕鬼﹐船尾怕賊﹐東搖西擺﹐現在誰也搞不清親民黨代表的是什麼﹖老宋做總統的 機會已經過去了﹐但並不表示他不能為國家和人民做些有意義的事。

        台灣的政客腦子裡只有權謀﹐沒有誠意。極大多數選民的心中只有激情﹐沒有理性。 你不是我朋友就是我敵人﹐他不屬藍的就屬綠的。我看台灣的政治局面﹐真像一群井 底下的青蛙﹐聲音大﹐眼光窄﹐沒智慧﹐欠魄力﹐且誰也不服誰。最悲哀的是跳又跳 不出井底。就算今天阿扁基於無奈﹐把行政院長的位子虛位以待宋楚瑜﹐他敢坐嗎﹖ 他會信任阿扁不鋸椅子腳嗎﹖他如此自負的人﹐難道不怕泛藍的死忠份子罵他變節 嗎﹖要他去主導兩岸關係﹖別吃他豆腐了。那些投泛綠票的人信得過他不「賣台」 嗎﹖他手上有資源﹐有法源可依靠嗎﹖幹得好﹐泛綠說你賣臺﹐幹得不好﹐更是政治 自殺。

        我早就說過台灣的政治是笨蛋領導笨蛋的政治。如果陳水扁和泛綠四年前聽了我的 話﹐放棄李登輝路線﹐做個全民總統﹐今天就不會浪費了四年寶貴的社會成本後才發 現民進黨賴以開山立寨的那套﹐連選舉都不靈了﹐遑論治國﹖這些人不但笨並且壞。 笨是自己倒霉。壞是連帶別人遭殃。

        李敖每次提到中華人民共和國都以「祖國」稱之。他愛「祖國」﹐「祖國」愛他 嗎﹖「祖國」值得愛嗎﹖「祖國」比台灣自由民主嗎﹖「祖國」知過能改嗎﹖「祖 國」的貧窮和落後的地方你看到過嗎﹖「祖國」處理一個被軟禁了 16 年的85 歲老人 趙紫陽的死還不能公開透明化﹐要搞得神秘兮兮的﹐這恐怕離李先生追求的理想社會 還有很長一段距離吧﹖李先生具有如此強烈的民族主義﹐頗出乎我意料之外。我講這 些話的目的不是批評李先生對威權採雙重標準﹐到底「鳳凰衛視」有它的考慮和立場。 我是建議李先生不必為在五年﹐十年內將會成為歷史過眼煙雲的政治人物和議題上浪 費時間和精力。李先生該爭的是春秋而非一時。應該選擇屬於他的戰場﹐和扮演他該 扮演的角色。

        李先生也不必學列寧﹐不要抱著進入 國會的目的是去顛覆國會的想法。國會被顛覆 了﹐對台灣老百姓有啥好處﹖在國會裡讓官不聊生﹐並不表示會讓台灣善良老百姓的 日子好過。要讓台灣老百姓日子好過就得立出些好的法案。這是立法院存在的目的和 立法委員的職責。現在台灣的立法院變成了馬戲團﹐變成了競技場。馬戲團裡多了一 條會表演的獅子﹐競技場裡多了一隻會咬人的獅子對民生疾苦有什麼幫助﹖熱鬧過後 終歸寂寞﹐掌聲響完風光不再。李先生早就是個「大霸王」﹐因此也無須再去「沽名 學霸王」。「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正道是滄桑」才是正經事。李先生該扮演的角色 是回到他當年被人尊敬的思想家﹐播種者﹐社會進步的推手﹐知識分子的良心﹐和我 們這一代最後的一個英雄。在立法院做弱勢族群的保護者﹐而不是在立法院裡成為另 一個「寶」。

是不為﹐不是不能

        有次在台北﹐周玉蔻問我對自己的書的看法。我說﹕「看我書的人到底是少數。」 她說﹕「可惜了」。我沒名﹐看我書的人少﹐我對社會沒有影響力﹐是不能﹐不是不 為。李先生名滿天下﹐他如果沒有對社會有更好﹐更大的影響力。是他選擇不為而不 是不能。這是我和他最大的區別。也會是我對他最失望的地方。


懷南補記﹕這篇文章寫好後傳了一份給沈富雄。他有一封回信﹐提到一些「感想」。 我本來想立即登出﹐不過最後還是決定先徵求他的同意。Stay tuned!

懷南兄:

        拜讀大文,有幾點感想:

        「他的一票也只不過是224(225?)票裡的一張罷了。」(我原文是 224﹐ 恐怕是數錯 了)

        「台灣的立法委員是很有權力的。」 「現在台灣的立法院變成了馬戲團、變成了競技場。」

        這三句話是互相矛盾的,事實的真相是台灣目前仍然是行政權獨大的國家,我做了 12 年的立委,從來不覺得有什麼可以使力的地方。

        李敖玩世不恭,一生以「顛覆」為職志,您所列舉的七大「窮寇」,他是不太有興 趣去「追」,如果您以高標準去檢驗他的話,他恐怕是其中一「寇」也未可知,您太 抬舉他了。

        弟富雄敬上 1-17-2005

        加了兩封信在最近的E-mail 聯絡的最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