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謂言之不預也系列》之五

莫怪東風壓西風

2020 年10月18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 10月21 日上網

懷南前記﹕

         《勿謂言之不預也系 列》11 月 3 號投票前的最後三篇﹐也是最重要的三篇今天開始。我上星期公開 徵求挺川普的信文讀友來信告訴我他(她)投川普的理由。回應的只有兩封﹐都 是我多年讀友﹐其中的一封是引用朋友的看法。非常感謝這兩位讀友提供的資 訊﹐我會在投票結果塵埃落地後發表一下我的看法。這次美國大選可說是歷史 上最奇怪的一次﹐不但美國人關心﹐全世界都在看﹐因為這兩個老先生誰當選 的確會影響我們的生活福祉。

         選賢舉能的民主政治搞 到掌門人被迫在壞蛋和笨蛋中只能選笨蛋﹐也真是江河日下﹐看來氣數已盡了。 很多年前我就說過﹕在一個成熟的獨裁和不成熟的民主制度中挑﹐我還是寧願 挑不成熟的民主﹐當時我怎麼做夢也沒夢到美國的民主制度居然會淪落到如此 不堪的地步。唉﹗


         離美國總統大選只剩下三星期﹐我打算用這三個星期的專欄談三個時髦的問 題﹕這星期用特朗普和習近平作例子比較美中不同制度下產生國家領導人的區 別。下星期談特朗普和拜登誰當選比較好。投票前兩天預測特朗普和拜登誰會 當選。我的預測不一定準確﹐但答案絕不會模棱兩可。I sell what you need, you buy what you want﹐掌門人賣的東西有沒人買我早就不在乎了。我是個分析師不 是預言家﹐分析是靠歷史資料作理智的評估﹐預言是對未知作本能性的猜測。 現在就讓我們先從美國和中國挑選國家領導人的方式談起﹕

         美國總統選舉制度的特色是「選舉團 (Electoral College)」。 選舉團一共是 538 張配額票﹐這 538 張配額票是50 州的435 位眾議員人數加上每州兩個一共 100 位參議員人數﹐再加上 3 位華盛頓特區代表人數的總數。根據各州的人口﹐每 州選舉團的配額不一樣。加州最多有 55 張票﹐最少的有 8 個州每州只有 3 張票。 一般來說(有極少數例外)﹐每州普選勝出的候選人就全拿這州的選舉團配額票。 這個選舉團制度是美國祖傳﹐目的是兼顧小州的利益。但在這個制度下會發生 普選票多如希拉莉反而當不成總統﹐也可能因普選票少如小布希也能當上(為什 麼倒霉的都是民主黨﹖) 根據 2020 年的民調﹐58% 的美國人主張取消選舉團制 度﹐但修法不容易。

         中國國家領導人的產生採接班人制﹐在毛澤東時代誰是接班人誰就要倒大霉﹕ 劉少奇、林彪是例子。鄧小平之後﹐接班人制度不再刀光劍影。美國制度的好 處是四年一換﹐人民對不喜歡的領袖有希望換掉。中國現在可以讓習近平「于 右任(余又任)」、「吳三連(吾三連)」、「趙麗蓮(照例連)」﹐此例一開﹐對中 國是禍是福﹐難說。

         特朗普是賓州大學頂尖商學院畢業﹐不過他姐姐說他是找人代考進去的。他繼 承父親的事業在買賣房地產上賺了錢。開過地產補習班但因為打著「大學」的 名稱被取締﹐後來又被告詐財吃上官司宣告破產。搞選美﹐電視真人秀﹐總的 來說﹐沒有為人民服務的行政經歷﹐能選上總統不但跌破所有人的眼鏡﹐他自 己也很意外。

         回頭看習近平﹐因為家庭因素﹐在年輕時知青下放頗吃了些苦﹐能進清華化工 系不能說沒有政治考量﹐但比起找人代考要光彩很多。大學畢業後歷經在軍委 會、廈門市、福州市﹐福建省、浙江省、上海市長期服務過才進入中央。在行 政和管理經歷上有完整的養成教育。美國式的民主制度﹐像特朗普這樣的人憑 著有錢、有關係、有煽動力可以選上總統讓我想起中國文革時代像王洪文這樣 的貨色也可以一步登天成為國家領導階級﹐這種制度下冒出頭的人有管理國家 大事的能力嗎﹖

         說到這裡﹐我得先跟自己打一針預防針﹐免得引來不必要的「請教」﹕

         第一﹐我不是在鼓吹東風壓倒西風。壓不壓得住﹐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 不是一個人說了算。

         第二﹕我說過咱們老中最適合好皇帝統治。但問題是如果遇到壞皇帝﹐除了流 血革命外沒其他的路走。這也不太妙。

         第三﹐在國家領導人的選拔上﹐老共那套的品管比老美這套嚴謹多了。過五關 斬六將。沒一點真才實學是過不了 18 銅人那關的。

         第四﹐老美的這套雖然有可能選出一個錯誤的領導人﹐但她有矯正和平衡領導 人胡搞的機制。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想過﹕如果拜登當選﹐但不幸在任上去世﹐ 於是「蓮花」女士繼任總統(Kamala Harris 的 Kamala 原意 lotus 蓮花)﹐蓮花女士 夠格做總統嗎﹖恐怕不夠﹐但任期結束後是否可以繼續做﹖那就要看她的能耐。 接位羅斯福的杜魯門有這個能耐﹐接位尼克遜的福特沒這個能耐﹐接位甘迺迪 的詹遜當了一任後自己放棄爭取連任﹐這就是美國機制。

         如果說用這次處理新冠病毒全球性災難的輸贏 來比較﹐老共的專制制度顯然比 老美的民主制度有效多了﹐但效率的代價是犧牲個人自由。老美的輸還不單是 輸在人民不願意犧牲個人自由﹐我認為關鍵還是中國的習近平親自掛帥主控災 情但信任專家。美國的特朗普不但自己不上火線而且不信任專家。更可惡的是 從開始隱瞞專家的警告﹐不作任何積極防禦措施到後來把責任推給中國。中美 領導人的統御能力一比之下勝負立見。原因歸根結底在於美國憑選舉出領導人 的這套﹐比目前中國推舉接班人那套﹐在品質篩選流程上鬆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