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謂言之不預也系列》之三

民主已死 民主萬歲

2020 年10月4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 10月7 日上網

懷南前記﹕

        每天看美國總統大選的鬧劇﹐ 特朗普自作自受得了新冠病毒﹐不自隕滅﹐延禍幕僚﹐到醫院去晃了一招﹐以英雄姿 態出院﹐台灣故意引用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民調說特朗普的民調不降反昇﹐天下有如此 不合情理的事﹖特朗普在醫院待了兩天後坐著黑頭車﹐在醫院前兜了一圈﹐沿途鐵粉 夾道歡呼﹐我真不知道這些人是吃什麼長大的。特朗普在辯論會上叫白人至上的極右 派團體 stand back, stand by 是什麼意思﹖輸掉大選就搞紅衛兵式的造反有理嗎﹖看到這 些現象﹐我只能用兩個英文俚語來形容﹕A dog and pony show 和 Smoke and mirrors.

        也許有人看到我住在加州﹐如 此反特朗普﹐一定是如假包換的民主黨。其實不然﹕我既非登記有案的民主黨﹐也非 登記有案的共和黨。我除了投過卡特一票後從沒投過任何總統候選人的票。我說過我 是個有 head 的民主黨和有 heart 的共和黨。在社會議題上如平權、同婚、墮胎、政教 分離﹐保障女權議題上我偏左。在財政和 law and order 如收支平衡、死刑、強制執行 公權力等議題上﹐我是贊成的偏右。我贊成禁槍(左)﹐反對不勞而獲(右)﹐我哪是反對 特朗普﹖我是維護當年我離開台灣來美國嚮往的民主制度和風範的初衷。天下沒有絕 對完美的政治制度﹐特朗普這樣亂搞下去還能連任﹐你 覺得這樣的民主制度比極權制度好嗎﹖


         用《民主已死 民主萬歲》作標題﹐當然是借西方「吾皇已死 吾皇萬歲」的傳 統來表達我對民主制度隕落的追悼﹐和我對民主政治傳承的嚮往。 相信熟悉 “The King Is Dead Long Live The King”典故的讀者應該比較會欣賞我玩這個文 字遊戲的苦心。

         話從我讀大學時代台灣的一次熱鬧非凡《中西文化論戰》說起﹕那次論戰的一 邊是以寫《老年人與棒子》一舉成名的李敖為首﹐另一邊則是以胡秋原、徐復 觀(李敖批評他的文章要徐徐復復的觀才看得懂) 老一輩人為主。大學時代的掌 門人對本門教課書興趣不大﹐但偏偏對李敖的文章感興趣。我當時雖然相當認 同他的主張﹐但對他提出的「全盤西化」卻很保留。那時候台灣人民的生活水 平比大陸好很多﹐因此像掌門人這樣的年輕人在民生問題和民族主義上沒有憧 憬和渴望﹐唯獨對自由、民主的政治制度非常嚮往﹐這是我決定來美國留學並 不打算回台灣的原因。

         我是 1965 年在洛杉磯下飛機的﹐不久洛杉磯發生洛杉磯華玆區黑人暴動﹐暴動 原因起於白人警察和黑人嫌犯間的矛盾。當時掌門人奉行民以食為先的民生主 義﹐對社會問題為主的民權問題根本無遐顧及。日子一天天過去﹐掌門人也逐 漸變成了老美國。突然間我對自己說﹕Wait a minute﹐美國這套所謂的民主政治 問題一大堆﹐這是為什麼選出來的總統都是些二、三流的貨色。時間迅速往前 轉進到 2016 年﹐那年總統大選我保持傳統沒投票﹐加州我投不投票都是民主 黨贏﹐所以特朗普當選不是我不投票的錯。

         2018 年哈佛大學的兩位政治學者 Steven Levitsky 和 Daniel Ziblatt 出版了一本叫 《How Democracies Die (民主怎麼掛掉的)》的書。書中指出民主有兩種死法﹕ 一種是軍人造反﹐第三世界的國家作興這套。另一種就是經由劣幣驅除良幣的 選舉制度﹐人民選出像希特勒特朗普這樣的國家領袖。這樣的領導人會是把民 主搞掛掉的終結者。 這本書不貴﹐各位有興趣可以買來一看﹐我在這裡就不特 別介紹了。

         長久以來我一再指出美國式的民主﹐基本上是選舉政治。選舉政治的好處是給 人希望﹕如果選出來的人讓人失望﹐任期一到就可以被投票給拉下台﹐但前提 是投票人有選賢舉能﹐分辨好壞的智慧﹐而落選人也有下臺一鞠躬的風度。今 天看報﹐特朗普在北卡州呼籲他的支持者﹐要他們在郵寄投票後再親自去投票﹐ 這不是擺明了要來亂的嗎﹖假如 11 月 3 號投票特朗普輸了他不認輸﹐美國怎麼 辦﹖大家想過嗎﹖

         先天上美國的選舉總統制度有三個缺點﹕第一個缺點是我上星期提到過的得票 配額制度下﹐得票多的人不一定當選。第二個缺點是由於選區劃分的因素﹐兩 黨的地盤越來越明確﹐要改變很難﹐最後勝敗取決於少數關鍵的搖擺州。第三 個缺點是投票率大概是 55% 左右﹐在 55% 的投票人中得 51% 的票就贏。55% X 51% = 28%。 換句話說﹐只要有 28% 的人支持你﹐你就可以當選總統。這種 制度下﹐極端份子當美國總統的機會大增。在美國想選總統的資格比想做剃頭 匠的資格還容易﹕只要在美國出生﹐年滿35 歲﹐在美國住了14 年的就能參選。 參選的入門條件雖然寬鬆﹐但過程卻不簡單。 根據掌門人多年的觀察﹐總統大 選一開始一定是群雄並起﹐逐鹿中原到最後﹐鹿死誰手﹐端比誰的臉皮厚、誰 的鈔票多、誰的政商關係好、誰最會講話。

         這四個條件中﹐口才好最重要。掌門人自從 1977 年投了卡特一票後就沒再投過 票﹐卡特後美國出了6 位總統﹕列根、歐巴馬、柯林頓、特朗普全是會講話的。 列根號稱是溝通先生﹐口才好到你拿一本電話簿給他唸他都會唸得讓你聽得津 津有味。歐巴馬﹐柯林頓都是博覽群書﹐肚子裡有點墨水的演講高手。唯獨特 朗普劍走偏鋒﹐他老姐都說他進賓大學華頓商學院是找搶手代考進的。仔細聽 他講話﹐不學無術﹐辭彙有限。但他很能煽動聽眾情緒﹐達到贏得選票的結果。 老布殊托做了四年萬人迷列根副手之福﹐人際關係又好﹐小布殊托老子建立起 的政商關係之福﹐都當選了總統。嚴格說起來﹐他們都不是什麼政治歷經豐富 並經過考驗的領袖人物。民主已死﹐民主萬歲先講到這裡。其他「寶貴意見」﹐ 容後再述。


懷南補記﹕

         馬利蘭州的張先生再 來一信﹐這次語氣平和提了幾個他的看法﹐基本上是自由 vs 保守、共和黨 vs 民主黨、加州偏左、老共武力統一、中華民國存亡、特朗普連任美國也不會垮、民 主黨 2024 執政可以接受等議題。其實這些議題沒什麼絕對的對錯﹐只有誰的文筆好﹐ 誰言之有理罷了。此事告一段落﹐特此謝過。

         從 25 年我開始寫專欄和 17 年前有網站起﹐我都不止一次強調我的目的不是在建立一個議題討論的平臺。我 開玩笑說﹕我不會談政治、宗教、愛情(排名不分先後)﹐於是有人問﹕那你還 有什麼可以談﹖但我的本意是說﹕政治、宗教、愛情是天下最 overrated (排名 不分先後) 屬於真理越辯越氣的三件事﹐掌門人哪有那麼多的閒工夫去和人切磋武功﹖ 於是我先替自己打了兩劑防疫針﹕

        第一針﹕咱們的招牌是 "xinbuxin"﹐寶貴意見信不信由你。

        第二針﹕天下意見只有 三種﹕我的寶貴意見、你的不寶貴意見、和他的^%$#^% 意見(他最倒霉)。你、我、他 隨發表意見者而代換。都不吃虧﹐皆大歡喜。

        但是這並不代表掌門人 不懂欣賞﹐不知感謝這些年來代表「空谷迴音」的讀友來信。這些讀友非常熟 悉掌門人回不回信預設的條條框框﹕

        其一﹕掌門人思想前衛 但作風保守﹐講究輩份﹐來信沒有稱呼﹐沒有署名﹐沒大沒小﹐自以為幽默 者﹕不回。

        其二﹕掌門人寫了這麼多年的 專欄﹐知道的﹐該講的議題都講過了。答案不自己去看﹐老是要問 million-dollar question 又不發表自己的寶貴意見者﹕不回。

        其三﹕轉發別人文章又不說為 什麼要轉發給我者﹕不回。

        疲勞轟炸﹐「讀後感」 每週一信者﹕不回。說到這裡﹐進入主題﹕

         LT 是一個掌門人還是「世界級」時的 patron。單身女性﹐很早就退休了﹐性格﹐筆鋒 屬於「女漢子」型 (相貌是否也屬於漢子型﹐則不得而知也)﹐愛上網與人論戰。有段 期間她的讀後感每週必到﹐掌門人吃不消稱她是「轟炸機」她也不以為忤。後來讀後 感戛然而止﹐直到昨天﹐再次收到她的信。結論是﹕經過從世界到星島﹐網站有段時 間要 user id/pass word 才能上的諸多折騰下來﹐這 25 年來和我有過私人電郵往來的朋 友﹐如果現在還在看我的專欄﹐也許抽空來封信報個平安。謝謝。

        唐朝的李益有首詩描述 人生行旅中的不期而遇﹕《十年離亂後﹐長大一相逢。問姓驚初見﹐稱名憶舊 容。別來滄海事﹐語罷暮天鍾。明日巴陵道﹐秋山又幾重。》十年﹕對我來說 很短。舊容﹕99% 一無所知。你我老矣﹐明日巴陵道﹐秋山又幾重。信然。

        下面就是 LT 的來信和我 的回信。


轟炸機問候信大佬來了﹗

         一切都好,陪孫子孫女樂以忘憂吧?

         看到《選舉學台灣》,不由得咧咀而笑,這也是我去年就說的。我還封Trump 為美國 版丫扁!

         也許我心多眼拙,看大佬行文,字裡行間隱然有點「老去原知萬事空」,卻欠 些「樂乎天命復奚疑」的泰然?也是,大佬不像我天地一沙鷗,一人吃飯全家 飽,捨得老妻兒女,放不下孫子,猜對不?那就享受好每天,live the fullness 唄 (向 IRS 爭每一penny 的tax refund, 只為過把癮,豈不快哉?)。

         還有,那封回信,寫著寫著就有點慍火冒出了。大佬虎老雄心在,佛都可以有 火,況乎如老虎何?

         香港一塌糊塗,網上筆伐自然有我一份,不過沒有從前的書「女」意氣,希望 能看到統一,但看不到也能心安。說起鐵咀也真奇怪,當年我在東柏林蘇聯大 使館前的列寧像,心中罵他個痛快,管他聽見聽不見,兩年後,圍牆倒了!跑 大陸時,老中領我去南京長江大橋的廢橋墩,對著滾滾長江水,千古英雄無覓 處,我在心堸_誓,只要這個政府能讓所有這土地上的人民過上溫飽幸福太平 的日子,我的家仇怨恨就一筆勾銷了。當時我誠意十足,但心裡覺得自己這個 天價的可能性連長江的一個浪花都不是,十分渺茫。但居然在我有生之年看到 了脫貧,黃河水改善,大片土地植林綠化,北斗衛星。我這買賣居然九出十三 歸,賺翻天了!值了,說話算數,我放下了,很平安。就想把我這傻裡傻氣的 感想跟大佬說說。您也順心過每一天開開心心的吧!我們生在幸福的年代,還 有什麼好生氣的呢?我知足啦。

         Regards﹐

         LT


WOW LT:

         What a pleasant surprise to hear from you!

         非常慶幸妳和我(尤其是我) 仍然還能保持呼吸迄今。妳上次「轟炸」我是什麼 時候﹖大概至少是十年前了吧﹖﹗我得承認妳算我 patrons 中唯一練一氣功的﹕ 文句天馬行空﹐有時用詞怪異﹐又不分段。但妳特殊的跳躍式思考和幽默﹐只 要不是疲勞轟炸﹐讀妳的來信非常輕鬆愉快。還有就是「你的不寶貴意見」比 「我的寶貴意見」要多。讓我很省事不必回答 million-dollar questions.

         《老去原知萬事空》﹔我倒沒那麼消極。《但恨不見九州同》﹔只要不臺獨﹐九州同 不同沒那麼嚴重。《王師北定中原日》﹔這個王師是哪邊我不好講。《家祭無忘告乃 翁》﹔兒女都是 ABC﹐哪還有家祭那套﹖

         倒是這十年中,我走馬看花不少國家,妳如果仍在看我網站,應該知道信大俠去過些 什麼地方﹐不過都是和其他六對老朋友團進團出,少了一點《此身合是詩人未?細雨 騎驢入劍門》的俠氣。不如閣下依舊孤家寡人天地一沙鷗瀟灑。

         我會把妳的信分段當成懷南補記上網。可否﹖

         Be safe and keep breathing,

         懷南    10/5/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