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謂言之不預也系列》之十一

人間正道是滄桑

2020 年11月29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 12月3 日上網

       


懷南前記﹕

       談 2020 美國大選的《勿謂言之不預 也》系列到此告一段落。有老朋友來簡訊問什麼樣的人是「川粉」﹖我說﹕我怎麼知 道。其實我當然知道﹐只是不想再花時間去談﹐故意留下一篇﹐將來湊個整數﹐共 12 篇。Life Moves On.


美國大選投完票快一個月了﹐特朗普仍然不認輸﹐我稱他流氓總統並不冤枉他。 我對特朗普的批判和選情預測﹐大致還算正確﹐唯獨有超過7300 萬的美國人把 票投給了他是我沒想到的事。掌門人終究是個不合時宜的理想主義者和不可救 藥的浪漫主義者﹐預測受感情因素影響是敗筆。

        迎神容易送神難﹐我不知道那超過 7300 萬把票投給特朗普的人現在怎麼看特朗 普的死纏爛打﹖台灣是全世界唯一挺特朗普希望他當選的國家﹐直到今天﹐還 有綠色媒體為了收視率認為拜登當選是靠作弊。天下哪有在野黨有能力選舉作 弊的道理﹖當權的執政黨輸了選舉怪在野黨作弊是不合邏輯的。特朗普其實早 就知道郵寄投票對他不利﹐這是為什麼他在投票日前就一再宣稱郵寄投票不合 法。不合法你個頭﹗掌門人就是郵寄投票的。

        由於新冠肺炎﹐我早就下定決心採取郵寄投票。我說過自從投了卡特一票後我 就沒投過票。這次我也不是選拜登﹐我是反特朗普。在加州其實投不投票都是 民主黨贏﹐但我仍然小心地簽好名把票寄出去也收到官方說票收到了會納入記 票的通知﹐特朗普憑什麼說我的票不合法﹖特朗普這樣亂搞﹐背後的原因我認 為這傢伙已經自戀到不可救藥的地步了﹕他可能真認為他應該贏像「瞌睡老 喬」這樣的政客﹐真認為只有像他這樣天縱神武的人才能使美國再偉大 (MAGA)。

        我雖然到現在為止沒有說過一句拜登的好話﹐但我知道他出生在賓州小城 Scranton﹐幼年體衰﹐成長歲月父親家道中落﹐中年妻女車禍去世﹐老年喪子﹐ 自己也得過腦瘤﹐現任太太是全職教師。這樣的經歷﹐對人生﹐對弱勢的同情 心豈是含著銀匙出生的特朗普可比﹖特朗普嘲笑拜登「只不過」是達拉華大學 的畢業生﹐但他親姐姐卻說他是找槍手代考進名校的。此說是真是假不重要﹐ 重要對是以總統的高度嘲笑對手非名校出身﹐其人品之低下﹐無知的程度已經 到達「驢 Absolutely Supper Stupid (ASS)」級。

        共和黨最受喜愛的三個總統﹕林肯沒讀過大學、雷根上過 Eureka College (你聽 過這個大學的名字或者知道這個大學在哪裡我請吃牛肉麵)、「愛生毫」西點軍 校畢業時班上 164 人他排名中段(61 名)﹐只有像特朗普這樣的貨色才會嘲笑對 手的學歷。

        我說過很多投特朗普一票的老中是把共和黨的主張和特朗普混為一談。特朗普 的迷魂大力丸是「使美國再偉大」﹐你真知道什麼時代是美國最偉大的黃金時 代嗎﹖

        一般來說﹐ 1950 年到 1970 年是美國最偉大的黃金年代。這 20 年間美國人民平 均收入每年增加 2.25%、中產階級大量增加、藍領階級也能購買房子、汽車、 電器、旅行。 70 年代開始﹐美國的黃金時代逐年在走下坡﹐工資下降、失業率 上昇、實際購買力下滑﹐再加上世界石油危機、水門事件、第三世界政變連連、 冷戰、熱戰方殷﹐慕尼黑奧運恐襲開了世界恐怖分子濫殺無辜的先河。美國國 勢的衰落和貧富差距像滾雪球﹐開始的時候比較慢﹐越到後頭變得越滾越大﹐ 越滾越快﹐直到今天。

        我是 1960 年代中期來美國留學的﹐正好趕上美國黃金時代的尾端﹐所以我說我 是美國黃金時代的受益者和美國國勢沒落的受害者﹐從我在美國職場上的跌宕 起伏可以作為見證。前陣子有人希望我談談老中在美國應有的心態﹐其實很多 讀友想知道的議題﹐我這 25 年來都談過了。我沒有權利要求我所有的讀者都有 看我文章 25 年的資歷﹐就算有﹐也不能要求他們記得我說過的每一句話。但為 什麼我通常不回答讀者問題的原因是覺得同樣的話不斷的重覆很沒意思﹐至於 有的來信不是提問而是評論﹐而他們的評論又是瞎子摸象斷章取義的結果。那 我就更不會回了。

        我說過中國是我的父親﹐這是血緣關係。台灣是我的母親﹐母親有養育之恩。 美國是我的太太﹐在權利、義務、法律、責任、道義上﹐太太是唯一合法也是 最重要的關係。我們每個人來美國都有自己的原因﹐既然來了就別後悔﹐要後 悔就趁早回頭。我們關心美國應該多過關心中國或台灣﹐埋骨何須桑梓地﹐人 生無處不青山﹐這就是我的美國華人心態﹐希望你也如此視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