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謂言之不預也系列》之一

別搞到笑不出來了

2020 年09月20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 09月23 日上網

懷南前記﹕

         「勿謂言之不預也」是老共外交辭令中最嚴重的警告語。1962 用過一次﹐結果 發生中印邊界之戰、1967 年用過一次﹐結果發生中蘇珍寶島武裝衝突、1978 年 用過一次﹐結果發生中越開戰。掌門人言論不代表《人民日報》或《新華社》 只代表「信話社」﹐ 特此聲明。  懷南 9/23/2020


         兒女小的時候坐車老愛問﹕Are we there yet? (我們快到了嗎﹖) 有時候車剛上路 就問﹐叫人啼笑皆非。 Are we there yet? 代表一種迫不及待的渴望和好奇﹐我現 在幾乎每天都想問兩件事我們快到了嗎﹖一件事是新冠肺炎的危機什麼時候才 結束﹐另外一件事則是 11 月 3 號快點來﹐到時候一翻兩瞪眼看誰是美國的總統。 這兩件事有點像買新車的免費服務優惠﹕要就照哩數算﹐要就按時間算﹐以哪 樣先到期為準。新冠肺炎結束或是總統大選揭曉誰先發生都算了了一件大事。

         在過去的 12 個星期﹐我連續不斷地講了 12 個故事﹐我把這 12 個故事放在《有 告來者》的總標題下﹐在某種意義上看﹐有點像考試卷交了之後老師給你所有 正確答案﹐正確答案知道了﹐但對考試成績一點幫助都沒有。 「有告來者」﹖ 嗯﹐來者何在﹖在信老師的讀者群中﹐過來人比來者多太多。信老師的故事對 我輩中人的功用有點像在一個人頭髮掉光後送他的一把梳子﹐在時間上有點嫌 晚了。因此 。。。

         從現在開始到 11 月 3 號為止﹐我會寫一系列有關美國總統大選的相關議題。這 次美國大選的結果對我們來說﹐會是直接影響太平洋兩岸三地人民禍福攸關的 大事。我對台灣當前局勢的看法﹐套句老共發言人的話是﹕態度是一貫的﹐立 場是明確的﹕我認為蔡英文沒有資格做總統﹐但台灣老百姓不信邪﹐高票選她﹐ 如果那麼多人喜歡做「驢」我也沒法。她現在猛抱山姆大叔大腿和老共對著幹﹐ 同時﹐台灣每年對大陸(包括香港)的輸出額佔所有輸出總額的 45% 左右﹐如 果 老共要修理台灣﹐何必要真刀真槍的硬上﹖搞得你人心惶惶﹐寢食難安的招式 很多。台灣還有很多人相信一旦老共對台動武﹐老美一定來援。唉﹗

         掌門人越戰方酣的時候就來了美國﹐算是「美國通」了。 這幾十年來﹐美國在 中東伊拉克、敘利亞、阿富汗打了好幾次仗對手都是小弟弟國家﹐打法也只有 一套﹕先把軍艦停在遠遠的﹐飛機飛得高高的﹐然後飛彈炸彈兩彈齊下炸得小 弟弟們一佛出世﹐二佛昇天﹐以不死美國大兵為原則。但一旦被陷進戰場﹐像 阿富汗那樣要死人就罩不住了。美國會為保護台灣死人嗎﹖別做白日夢了。中 國誓死要硬拿台灣是基於民族大義﹐老美要保衛台灣找不出任何要誓死的原因。 何況老共是小弟弟國家嗎﹖美國能把她炸到一佛出世二佛昇天而不還手嗎﹖

         所以 11 月 3 號美國總統大選的結果極為重要。基本上四年下來特朗普已經證明 他是一個瘋狂、無知、危險的人。瘋狂是世人公認﹐無知是他姐姐﹐危險是他 姪女對他的評論。我向來認為政客只有兩種﹕能幹的壞蛋和老實的笨蛋。李登 輝(抱歉)是能幹的壞蛋﹐馬英九是老實的笨蛋。這個特朗普卻是個不能幹的壞 蛋和不老實的笨蛋。其實美國人並沒有選他﹐是美國的奇怪選舉團制度讓他當 了總統。人要做 ASS﹐奈何以 ASS 誡之﹖

         就算我告訴你 100 個理由不該票投特朗普﹐但影響力也是零。理由很簡單﹕

         第一﹐余自束髮﹐啊不對﹐那是老蔣的說法。余自寫專欄以來﹐上千的人來信 同意我的看法但沒有一個來信說他因我的看法而改變了他的政治立場

         第二﹐掌門人的讀者東西兩岸的老中是極大多數﹐這些老中投不投票民主黨照 樣贏。

         第三﹐中西部搖擺州和南部的大州老美不會看信懷南的﹐老中嗎﹖因老信而反 特朗普的想來人數不多。如果黑面漢子只會上街暴動﹐票又懶得投﹐加上特朗 普選舉學台灣以反中為主軸。百年來除小羅斯福的副手杜魯門﹐雷根的副手老 布希當選總統外﹐沒有副總統選上總統的(尼克遜不是馬上當選)﹐因此﹐特朗 普連任並非不可能。

         如果特朗普連任﹐他會認為這是人民給予他使美國再偉大的「天命 (mandate) 」一個又壞又笨的人再加上自以為是承天順命﹐這下要出大事了。特朗普不讀 歷史﹐沒把中國看在眼裡﹐習近平給他講中國人民對《凡爾賽和約》的反應他 根本「霧煞煞」。戰爭的開始一定是一方認為自己勝算在握﹐特朗普麾下的 「成年人」﹐不是被炒魷魚就是自己走人﹐讓特朗普連任中美熱衝突不是不可 能﹐到時候你我都笑不出來了。


信???

        你為何從不談中共的倒行劣施?你是希望台灣落入中共之手?我一定投Trump, 雖然 MD 他不會拿到, 你近些年的所謂 "政論", 太令人失望及反感.

張居衡


懷南後記﹕

       沒想到《勿謂言之不預也》系列剛推 出第一篇就收到上面這封信。 坦白說以這封信的水準﹐實在不夠資格我回應﹐但為了 避免類似的信繼續寄來﹐所以我願意花點時間來談談這封信。

        第一﹕張居衡這個名字取得不錯﹐張先生的尊翁可能是有學問的人﹐心儀明朝大政治 家張居正。這雖然是題外話﹐但由於這個名字﹐我記得張先生很多年前(也許 有 10 年了吧)來過信﹐信的內容是什麼不記得了。但讓人好奇的是﹕如果當年就不是 掌門人的粉絲﹐這麼多年來仍在在看我的文章。我們常說﹕吃蛋的時候如果一口咬下 去發現是壞的﹐那絕不會繼續把蛋吃完。遑論繼續吃這麼多年﹖

       第二﹕ 信某被人稱呼的花樣繁多﹐幾 乎全是友善的稱呼﹐但有一個也是頭腦不清的傢伙﹐好像是狂熱的民族主義者對掌門 人不滿﹐認為我不夠愛國(真應該介紹他認識這位張先生﹐讓他們去對幹﹐我看熱鬧)﹐ 稱呼我信什麼來的﹖不記得了。張先生稱呼我信﹖﹖﹖﹐填充題嗎﹖如果一上來就有 氣﹐連叫老信都不願意﹐我倒有個故事供張先生參考。當年李敖演講完﹐聽眾遞條發 問。有個人字條上只寫了「王八蛋」三個字。李敖看後回答說﹕「有個聽眾只有簽名 沒有提問。」我的建議是﹕要打筆仗或寫信給不喜歡的人﹐怎麼稱呼對方考驗自己的 EQ 和格調﹐也反映出「居」心是否平「衡」。所以﹐別開始就輸在第一回合。不過比 起「王八蛋先生」﹐張先生還算客氣的。

       第三﹕張先生一開頭問的兩個問題值 得說明。

       其一﹕先生問﹕「你為何從不談中共 的倒行劣施?」理由很簡單﹕我講過 N 次﹐人有四種﹕I know what I know、 I know what I don't know、 I don't know what I know、and I don't know what I don't know. 信懷南是 前面兩種人。中共的倒行劣施(如果是故意用「劣施」而不用「逆施」﹐那是此信唯一 亮點。讚。)我不清楚﹐也沒什麼特別的意願想搞清楚。不常寫是不想做 I don't know what I don't know 那樣的專欄作家。但更根本的原因是信懷南專欄寫什麼﹐怎麼寫﹐信 懷南說了算。

       其二﹕先生問﹕「你是希望台灣落入 中共之手?」先生知道不知道蔡英文政府最近把中國歷史簡化到不提漢高祖劉邦、沒 有三國那段歷史、沒有武則天。。。如果這樣去中國化胡搞下去﹐是的﹐我非常希望 台灣落入中共之手﹐並且越快越好。回答了你的兩個問題嗎﹖

       最後先生說﹕「你近些年的所謂 "政論 " 太令人失望及反感。」政論加括號﹐大概表示我的寶貴意見不夠格稱為政論。這﹐ 我倒沒什麼其他寶貴意見要補充﹐至於失望嗎﹖如無期望﹐何來失望﹖反感是主觀情 緒﹐我尊重先生的感受。但先生的最大敗筆是只發泄情緒而不述諸理由。先生當然有 權投特朗普﹐但為什麼﹖多少也得為特朗普辯護一下吧﹖昨天紐約時報新聞說特朗普 過去 15 年有 10 年沒交聯邦所得稅。我不是說你挺的人違法﹐我是說我很好奇你挺他 的理由。我把先生的來信給一位朋友看﹐下面是我朋友的分析﹕


       老中裡的川(信註﹕台灣 Trump 翻譯成 川普﹐較好。)粉我看的、聽的不在少數。雖然可以粗略歸之為 ASS﹐ 但分析一下 大致有幾類﹕

        1﹐出於所謂“道德”(這是天下大笑話﹐ 但別笑﹐真的有人認為總體來講共和黨比民 主黨“道德”所以那年高爾 VS 小布希時﹐教義派的基督徒傾巢而出反“不道德”的 民主黨候選人(高爾真倒霉啊!) 還是那幾個老議題﹕ 墮胎、同婚等等。所以管他說謊 “嫖妓”貪污﹐只要在這幾個老議題上一致﹐就投川普。

        2, 出於“反共”﹐以為川普是反共中堅。

        3, 出於反“白左”﹕這些人多半是留美的大陸知識份子裡頭腦簡單者﹐認為民主黨= 自由主義者=左派=殺人放火XXX。 這些人也多半瞧不起黑人。“黑命貴/跪”就是他們 發明的(而不是應該說的“黑人的命也是命”)。

        4, 自私。 上了船就要拼命把水堭瓣蒫蛪Q上船的人推下去。 這也是竟然也有許多拉美 族裔的人挺川。當然還有些老中的藍領階級跟著老美起鬨﹐認為老共搶了自己飯碗。 不過掌門人的讀者群中﹐這類人不會太多。

        我的寶貴意見是﹕ 挺川的人是ASS﹐ 頭腦不清尚可原諒﹐但若是基於自私和偏見﹐就 是道德層面的問題了。


.
如果先生是上述任何一類﹐我覺得還不錯﹐至少自己知道為什麼挺特朗普。掌門人本 不是殺雞用牛刀﹐睚眥必報之人。但年齡越大越沒耐性﹐寫了 25 年專欄沒有漏 過一星期給我一點特權學李敖說﹕「我的文章希望有資格的人指教﹐沒資格的人閉 口。」 信懷南 9/26/2020
同樣的米養不同的人。就在今天﹐收到下面這封信。這證明一件事﹕不管掌門人以什 麼立場發表寶貴意見﹐總有人喜歡﹐有人不喜歡。如果沒一點主見和一貫性﹐行嗎﹖ 上面那位張先生說他對我的「政論」失望。失什麼望﹖我的立場和觀點是否正確可以 懷疑﹐但這幾十年來我的立場和觀點有自相矛盾﹖有改變過嗎﹖寫到這裡突然想到﹐ 看先生張姓的英文拼法﹐應該是台灣來的。張先生對掌門人「政論」失望和反感﹐恐 怕不是因為信懷南反特朗普而是反蔡英文政府搞臺獨。我對他們搞臺獨才失望和反感 呢。要搞就拿出拋頭顱灑熱血的勇氣搞﹐別偷偷摸摸的搞。老共和國民黨也都很窩囊﹐ 好像對民進黨沒辦法。
信兄,您好!

        久未聯絡,但我一直在拜讀您的文章。看到上週您在星島專欄《別搞到笑不出來了》 提到中國誓死要硬拿台灣是基於民族大義,我頗有所感。前看過 Tom Brokaw 的書堶 寫到一位曾就讀哈佛,也是西點榮譽畢業生,在越戰期間擔任過中央高地指揮官寫 的一段關於一場重要戰役的話:

        "My troops fought courageously and brilliantly, but the other guys fought better. Either they were on dope or they were on nationalism. If it was nationalism, we are not going to win this war."

        我不知道老美在越戰和所有涉及的戰爭中學到什麼?而如果台海真的發生戰端,台灣 那些不認為自己是炎黃子孫的要如何對抗跨海過去要打一場民族大義之戰的解放軍? 同樣的是老美要如何插手?但願您的老友沈富雄預測得對,兩岸不會發生戰爭 吧?!?

        謝謝您寫的所有精彩文章,尤其在這個疫情 lockdowns 的時期,幫助我們渡過這樣的 困難時刻!請多保重!

        All the best,

        公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