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啟示錄之十二 - 韓國瑜會選總統嗎?

2019 年3 月17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3 月20 日上網

懷南前記﹕

       這篇文章二月中就寫好了﹐三月 12 號傳給星島日報時台灣立委補選的結果和賴清德會出手「突擊」蔡英文的事都還沒發生﹐因此我的結論顯然沒有把這兩件影響大局的新聞列入考慮。當然﹐在上網的時候﹐我可以把內容稍微修改一下把自己包裝成「鐵嘴」﹐但何必呢﹖這種花樣掌門人不為也。也許在下一篇《韓國瑜會是好總統嗎﹖》後應該再加一篇來談 2020 越來越熱鬧的台灣大選。 以下是一字不改的原文。


        以台灣政壇 2020 大選情勢的撲朔迷離﹐預測 一個月後是什麼光景都說不準﹐遑論一年之後的事﹖寫《韓國瑜該選總統嗎﹖》容易﹐那是基於靜態的事實(static facts)分析後下結論。但寫《韓國瑜會選總統嗎﹖》就不同了﹕掌門人面對的挑戰是隔著一個太平洋要對動態的變數(dynamic variables) 不但要分析﹐並且要預測答案。好在掌門人向來膽子大﹐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是掌門人的宿命﹐韓國瑜會選總統嗎﹖容我套一句老同學盛竹如的名言﹕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韓國瑜會選總統嗎的第一個決定因素是國民黨 2020 總統大選能不能贏﹖如果國民黨不贏﹐贏的不是柯文哲就是蔡英文。柯文哲做了四年台北市的市長﹐你能告訴我他有什麼建樹﹖把我這四年來評判他的文字攤開來看﹐有哪句話是冤枉了他﹖我說過﹕如果他的管理作風都行得通的話﹐所有的管理書籍都可以丟到茅坑裡去了。這種人連市長都做不好﹐豈能奢望他會是一個好總統﹖

        如果說柯文哲在台北市長任上鬼混了四年﹐蔡英文則是在總統職位上鬼混了四年。韓國瑜問她﹕妳既不承認九二共識、又不敢台獨﹐妳究竟要把台灣 2300 萬人民帶到哪裡去﹖如果蔡英文連這個最基本的問題都不能或不願回答﹖她憑什麼有資格做中華民國的總統﹖

        其實在正常的民主政治制度下誰當總統﹐哪個黨執政本來沒什麼大不了﹐但可悲的是如果像柯文哲﹐蔡英文這樣的對手國民黨都選不贏﹐那我看 KMT 這個百年老店乾脆打烊關門算了。韓國瑜會不會選﹐端看韓對國民黨的感情和想對台灣政治氛圍典範轉移 (Paradigm Shift) 的決心。別忘了韓選黨主席只得了10000 多票而吳敦義得了 14 多萬票﹐可見國民黨的黨意和民意落差很大。韓國瑜選總統是國民黨脫胎換骨唯一的機會﹐如果我們的目標只是在國民黨班師回朝﹐那是買櫝還珠忽略了台灣政壇風格改革更大的議題。

        韓國瑜會選總統嗎的另一個考量是「正當性」和「高雄會不會放人」。在受西方教育和習慣於西方政治遊戲的掌門人看來﹐這都是假議題﹐但對韓來說可能是真議題。我現在用一個例子來說明我的觀點﹕假設台灣是個公司﹐高雄是這個公司的一個部門(division)。這個部門的新主管很受顧客們的喜歡﹐大家都希望他能領導這個部門欣欣向榮﹐提昇服務水平。但公司CEO 和 COO 因為這個部門主管不是自己人﹐因此在資源分配和行政作業上老是「卡」這個部門主管。如果今天這個部門主管有機會去做公司的 CEO﹐CEO 有權換掉舊的 COO﹐對這個部門的同仁和顧客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 「不放人」既沒有法律根據﹐也不合理﹐更是見樹不見林的意氣用事。韓國瑜該選總統嗎已經不是高雄人的議題而是台灣同胞大家的議題。韓國瑜如果連其中的區別都搞不清﹐不選也罷。

        韓是一個重義之人﹐這是他與一般政客不同的地方。但什麼叫「義」﹖ 義者宜也。義有「大義」和「小義」之分﹐也有「公義」和「私義」之別 。義無反顧是大義﹐義氣相通是小義﹔義不容辭是公義﹐金蘭結義是小義。東漢有個叫荀巨伯的人﹐有次去看一個生病的朋友﹐此時正好匈奴來犯﹐荀的朋友對他說﹐我病快死了﹐你不要顧我趕快逃吧。荀巨伯不願把生病的朋友拋下不顧﹐決定留下來陪這位病危的朋友。

        今天的韓國瑜是荀巨伯﹐台灣就像那個生病的朋友﹐柯文哲和蔡英文像大軍壓境的匈奴﹐韓國瑜選總統救台灣不是為了本身的政治野心而見利忘義﹐如果大勢所趨﹐中國歷史上陳橋兵變﹐黃袍加身的故事要在 2020 年的台灣重演也是順理成章﹐水到渠成的事。但在這場博弈中有一個變數會影響藍綠兩黨的佈局﹕如果柯文哲最後知難而退不選了呢﹖那韓國瑜有必要出來嗎﹖KMT 最好先把自己該走到路﹐該下的棋想清楚﹐把好牌打壞的「驢」事 KMT 不是沒做過。韓國瑜會是好總統嗎﹖下星期再談。他會選總統嗎﹖信錫嘴的答案是﹕「不會﹗除非。。。」韓國瑜不會主動出來選總統﹐除非到了10 月﹐朱立倫的民調仍然不能贏過對手﹐那時候韓國瑜就會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了。 如果韓 2020 不選﹐此生就和總統無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