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啟示錄之十一 - 韓國瑜該選總統嗎?

2019 年3 月10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3 月13 日上網

        曾經有段時期,郭台銘選總統的傳言甚囂塵上,我寫了三篇評論:《郭台銘該選總統嗎?》、《郭台銘會選總統嗎?》、《郭台銘會是好總統嗎?》結果第一篇寫完後電子檔擺烏龍給搞丟了。我本想重寫但一想:既然第二篇的結論是他不會選,那該不該的問題就不重要了。於是在我的專欄上只發表了後面的兩篇。

        今天我說好聽一點是聞鼙鼓而思良將,說不好聽點是重作馮婦,把郭台銘換成韓國瑜再來問同樣的三個問題。在我回答「韓國瑜該選總統嗎?」這個問題前,先講一個親身的經歷:

        很久以前我在香港一個家庭企業的大公司主持資訊管理系統部門。上任第一件事是更新公司的電腦系統。我有兩個選擇:繼續用王安電腦系統或改成 IBM。當時王安電腦已經日暮西山而 IBM 正獨領群雄。香港的王安公司知道我的身份特殊可以獨斷專行,所以非常緊張,如果我決定改用IBM,對香港王安很沒有面子。我當時把我們評估「為什麼要用 IBM?」的思考模式改為「為什麼不用 IBM?」的逆向分析。因此,我認為與其分析韓國瑜「該不該」選總統,不如問為什麼他「不該」選總統。

        當我們說一個人「不該」做一件事的時候,這件事不外乎是「不合法」,「不合理」或「不合情」。合不合法是一翻兩瞪眼的白紙黑字,這往往和道德規範有關。合不合理的標準就沒那麼明確,到後來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可能變成了口水戰。但原則上合不合理應該和合不合邏輯有關。中國人比較重視情,因此情理法把情放在第一位,其實這是不對的。一般說來,做不合傳統,不合常情和不合身份的事就是不合情。

        現在回頭來看為什麼有人認為韓國瑜不應該選總統?主要理由,萬流歸終就是他剛當選高雄市長就不安于室另謀高位有負高雄選民的期望。至於次要的理由則是本來有意爭取國民黨提名選總統的「三顆太陽」是前副總統吳敦義、前立法院長王金平 、前新北市市長和總統參選人朱立倫。其中吳和朱都做過國民黨的黨主席。王金平對韓當選市長有功。如果韓突然出來逐鹿總統位置,會給人不但插隊並且爬頭的感覺。除此之外,韓是不是還有些個人的因素,像健康的考量,家庭的反對,生涯規劃等等覺得不該選,那我們就不知道了。

        如果說韓市長才剛當選,要讓高雄貨出得去,人進得來,高雄人發大財的承諾方興未艾時就去選總統有負高雄人的期望,那我請問:中華民國的法律有規定這樣做是不合法的嗎?韓在競選的時候有承諾過或簽過什麼合同說任上四年保證做完嗎?從另外一個角度看,前陣子不是有人鼓譟要罷免韓市長嗎?你可以罷免我,我不能自動離職嗎?為什麼台北市的市長柯文哲要選市長沒人覺得不行,韓國瑜要選就不行呢?可見這個韓該不該選的議題和「法」沒有絲毫關連。

        至於說到合不合理的問題嘛?韓國瑜去選總比那個在我面前亂吹牛想唬我的陳源奇要合理多了吧?此兄什麼選舉都要插一腿,有次選什麼委員或什麼長祇得一票的最高(或最低)記錄。因此韓市長該不該明年選總統只剩下一個「問世間(世堅)情為何物」情的考量了。

        蔡英文 2020 年一定代表民進黨選,柯文哲看起來也箭在弦上不得不選。如果國民黨推吳敦義或王金平出來和他們選,我認為國民黨不可能贏。理由很簡單,韓的崛起,代表吳和王那樣的國民黨應該並且已經被人民唾棄,他們的時代和思維早已是過去式了。尤其讓人看不起的是 2016 國民黨被民進黨打趴在地時,吳王兩君都怯戰不出,2020 年眼見國民黨因蔡英文的弱和韓國瑜的強而革命情勢大好,於是這兩位機會主義的老兄想揀便宜。如果國民黨由這兩個人出戰,別說不能贏柯文哲,就算柯不出來,藍綠對決時一向甚「驢」的國民黨不一定會贏很會騙選票的民進黨。朱立倫的形像雖然比較好,但我自認有偏見,對國家領導人由 bean counter (會計) 和法律背景的人出任頗沒有信心,因為這種背景出身的政治人物比較保守,沒有魄力。 韓國瑜該選總統嗎?該!你願意看到讓蔡英文或柯文哲這樣的總統來帶領台灣的前途嗎?答案在韓國瑜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