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啟示錄之十四 - 分合(和)終須一戰

2019 年3 月31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4 月3 日上網

懷南前記﹕

        我評論韓國瑜現象到此暫告一段落﹐論政到底不是我寫專欄的本旨。書生清談 nobody gives it a damn。掌門人不是昨天才出生的﹐人到了大江都快入海了﹐連 I told you so 的那點虛榮心都沒有了。

        我之所以對韓選總統寄以期望﹐是我認為台灣現在已經走上一個和中國是分還是合的關鍵時刻了。我沒有用《統獨終須一戰》而用《分合(和)終須一戰》是我覺得「統獨」的政治氣息太濃厚﹐但我也深深知道民進黨那掛人沒膽搞台灣獨立建國﹐於是暗暗利用執政的優勢搞去中國化的小動作更令人厭惡﹐以戰止戰﹐以戰逼和 是我認為為什麼韓國瑜要挺身而出的原因。這也是他唯一的選擇。

        目前台灣的政治人物只有他敢公開講大陸的通關密語「九二共識」。雖然民進黨全黨上下窮洪荒之力批判他﹐打擊他﹐到目前為止﹐大多數老百姓還是支持他的。韓國瑜應該知道這些支持不是他的 Right 而是他的 Privilege。所以應該珍惜。.

        韓國瑜即將來美訪問﹐各地韓友會勸進之聲當會掀起一陣高潮。 我對「韓友會」唯一的建議是「友」有很多種﹐有一種友是給苦口良藥的諍友。勸進韓選總統的勸前面應該有個「規」字﹕「規勸」的意思是「曉以大義」。如果韓不知道放手一搏是他的責任﹐如果他的大志只限於做一個「賣菜郎」那也是人各有志﹐So Be It! 但他別老是 To Be or Not To Be 繼續不清不楚在那裡打迷糊仗﹐台灣人民會不耐煩的。

       溫家寶在結束他 45 年政治生涯最後一次記者招待會有一段話是這麼說的﹕「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我敢面對人民﹐面對歷史。知我罪我﹐其惟春秋。」別說站在歷史進口點的韓國瑜是如此。能有個平臺發表「我的寶貴意見」(在別人眼中也可能是「你的不寶貴意見」和「他的^%$#$% 意見」) 如信懷南者又何嘗不是如此。英國的詩人 Alfred Lord Tennyson 老早就說過﹕Tis better to have loved and lost than never to have loved at all. 不知道韓國瑜是不是這種人。


        信大「瞎」寫《韓國瑜該選總統嗎﹖》《韓國瑜會選總統嗎﹖》和《韓國瑜會是好總統嗎﹖》三部曲(Trilogy) 的時候﹐賴清德還沒有宣佈要出來和蔡英文爭取民進黨的總統候選人的提名。賴的宣佈算是相當具有戲劇性和爆炸性﹐對10 個月後台灣總統 選舉的結果加添了更多的不確定性。但在我分析這些不確定性前﹐讓我先談談多年前發生在美國同樣是極為精彩的一場好戲﹐因為那場好戲和這場好戲頗有相似之處。

        林登詹生是約翰甘迺迪的副總統﹐甘遇刺後上位﹐1964年競選總統大勝共和黨的高華德。詹生任上越戰升級搞得美國社會分裂﹐街頭抗議不斷。1968 年詹生想尋求連任﹐但在「試水溫州」的 New Hampshire 民主黨的初選中﹐詹生雖然拿了 49% 黨員的票﹐但一個名不見經傳﹐明里蘇達參議員尤金麥卡錫居然也拿了 42% 的票。再加上重量級的羅拔甘迺迪也宣佈要出馬競選。詹生出人意外的宣佈他不選了。我記得他好像他說過「提名不接受﹐當選不就任」這樣有決心的話。

        蔡英文目前施政之不得人心和 51 年前的詹生不遑多讓﹐不同的是詹生有先見之明而蔡英文沒有。因此蔡可能成為中華民國歷史上第一個不能連任的民選總統。如果連黨內提名都輸﹐那她可真算是自取其辱。

        賴清德宣佈爭取黨內提名的動機﹐台灣政壇名嘴們眾說紛云﹐並且還有人認為是玩假的﹐最後是虛晃一招被收編為蔡的副手﹖對持這種陰謀論的人﹐掌門人只能用 TMDGCD 來回應。以賴選在蔡出國前宣佈的時間點和出人意外看﹐賴是吃了秤砣鐵了心﹐拉弓沒有回頭箭了。現在最難回答的問題是他和蔡英文的民調誰會勝出﹖

        以目前民調論﹐賴的勝算較大。如果賴代表民進黨出馬第一個倒霉的是柯文哲。柯是台灣奇怪的選舉文化下產生出來的異類政客﹐他基本上是靠不按牌理出牌的言行﹐東挖挖藍的﹐西撈撈綠的﹐和迷惑對藍綠都不滿的年輕人的票當選市長。如果打著正綠旗的賴清德和打著正藍旗的韓國瑜分別代表綠和藍逐鹿大位﹐綠藍歸隊﹐柯沒戲唱了。所以柯最希望的是蔡代表綠﹐韓不代表藍﹐這樣柯或許僥倖會贏。

        蔡能贏賴嗎﹖能﹐但機會不大。為什麼能﹖第一﹐她手上有資源。第二﹐民進黨採取的是全民調﹐賴高調以臺獨為目標﹐主張特赦阿扁的宣言可能會嚇到中間選民。第三﹐民調能保證防止泛藍的選民灌蔡的票嗎﹖

        無論民進黨是蔡出馬還是賴出馬﹐國民黨都應該義無反顧推韓國瑜選總統。但國民黨向來很「驢」﹐看人家民進黨﹐三拳兩腳就會把出賽選手搞定﹐然後一致對外。反觀國民黨﹐船頭怕賊﹐船尾怕鬼﹐言語迷迷糊糊﹐做法扭扭捏捏﹐搞到今天明明有個最強的選手﹐偏偏就派不出來。信大「廝」不請自來﹐毛遂自荐替國民黨和韓國瑜上堂歷史課。

        戰國時代齊王派人帶信去見趙孝威太后﹐孝威太后信都沒拆開劈頭就問﹕「貴國的莊稼好嗎﹖人民好嗎﹖齊王好嗎﹖」使臣頗不以為然﹐回話道﹕「我奉吾王來問候您﹐您不先問吾王﹐怎麼先問起莊稼呢﹖這豈不是先賤後貴﹖」孝威太后說﹕「你的觀念錯了﹕沒有莊稼哪有人民﹖沒有人民哪有君王﹖難道是捨根本而問末事嗎﹖」這個故事就是「捨本逐末」典故的由來。

        Fast forward 幾千年﹐2020 台灣的總統選舉﹐骨子裡就是一場台灣的未來是要走去中國化的臺獨﹐還是承認和中國是血濃於水﹐應該互利互榮的路線之爭。在此歷史轉折關鍵時刻﹐國民黨如果基於一些「米老鼠」的程序問題和見樹不見林的高度近視而沒有推出勝算最大的韓國瑜出馬﹐最後錯失了改變歷史的機會﹐那是自作孽不可活。

        回到 1968 年的美國大選﹐民主黨分裂﹐詹生的副總統被提名敗給尼克松。尼克松反共起家但打開中國大門﹐留下歷史偉業。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都曾經站在歷史的 threshold (進口處)﹐可惜這四人心中只有個人的權力沒有人民的利益﹐只爭一時﹐不爭千秋﹐可惜了。啊﹐對了﹐美國 1968 年的那場選舉還有一個第三黨的怪咖喬治華倫斯。柯文哲選總統就像華倫斯選總統一樣﹐最後會變成 Andy Warhol 口中那些享受 15 分鐘風光的泡沫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