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謂 GCD ﹖

2019年2 月10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2月13 日上網

      最近和朋友通電郵說﹕「在我的文章中﹐我喜歡用 FMDIDGAD 。現在想再創造一個 TMDGCD 來代表我對別人不寶貴的或 %$#$% 的意見的看法。」

      看過天下第一片《亂世佳人 Gone With The Wind 》的老影迷應該記得電影最後﹐有兩撇騷鬍子的男主角決定離開那個「身在曹營心在漢」的女主角﹕男的把門打開正要出去的時候﹐女主角哭著問﹕「你走了我怎麼辦﹖」騷鬍子回頭冷冷地說﹕「老實說﹐親愛的﹐那關我屁事 Frankly My Dear I Don't Give A Damn (FMDIDGAD)」老實說﹐親愛的﹐這就是掌門人現在對很多事的態度。

      我朋友接到我的電郵後大驚﹐回信說﹕「掌門人﹐你不是號稱下筆不說粗話﹐什麼時候開始反起共產黨來了﹖」原來我朋友把 GCD 誤會成Gong Chan Dang (共產黨)了。 我心想﹕「大佬﹐有冇搞錯﹖掌門人從來就沒反過什麼黨﹐也沒有捧過什麼黨﹐除了在新黨熄燈聚會時﹐晚上開老遠的車去致意﹐原因也是因為 2000 年曾經在一次公開演講中﹐把陳水扁民進黨比喻成不懂駕駛﹐認不得路的司機﹔連戰是個後面坐了一個 backseat driver 李登輝的司機﹔而新黨則像個油都沒有的司機。此語一出﹐在場的新黨人士頗為不爽但沒有開噓﹐事後也覺得我有點欺人太甚頗為歉然﹐在新黨最後一次聚會的時候﹐掌門人才會非常低調地去捧場。所以掌門人 TMD 後面的 GCD 指的不是任何政黨而是「鬼扯蛋 (Gui Che Dan)」。原因是這年頭在報章雜誌﹐網上網下看到的很多不寶貴的和%^$%$ 意見﹐讓掌門人越看越氣﹐真想開口罵 TMDGCD﹗

      不過不教而誅乃孔老夫子所謂的四惡政之首﹐此信大「瞎」不為也。今天就把我所謂鬼扯蛋的種類整理一下供諸君參考﹐算是打防疫針罷﹕

      第一類的 GCD 是用非科學的權威來嚇唬人﹕這一類首先想到的就是中國武俠小說。武俠小說裡描述的內功可以停止呼吸 (曰﹕龜息大法)、外功可以掌劈樹幹(曰﹕哈蟆功)、氣功可以隔空點穴(曰﹕一陽指)、輕功可以在水上行走(曰﹕輕萍渡水)。。。這全是些不合物理原則的 GCD。不過武俠小說的目的是娛(愚)人娛(愚)己﹐鬼扯蛋無妨。掌門人年輕時有個小學同學天天用手往沙子裡插﹐我問他在幹什麼﹐他說在練鐵砂掌﹐老師打手心不會痛。當年偶爾也有無知小鬼離家出走去尋師學藝的烏龍事件﹐現在的小鬼只上網和看漫畫﹐誰還看書﹖離家出走﹐上山尋師的新聞少了。

      這類 GCD 中比較惡劣是常常有些壞蛋用「指鹿為馬」的權謀﹐「強詞奪理」的態度﹐「狐假虎威」的心虛來硬拗。狂熱宗教份子錯誤解經﹐文革時的紅衛兵高舉《毛語錄》﹐全是利用不合科學的權威來呼嚨人的 GCD。

      第二類的 GCD 是用兩套標準和不合邏輯的辨證來欺騙人﹕目前台灣的民進黨是這類 GCD 的專家。 同樣的事情他們做就是對的﹐倒霉而軟趴趴的國民黨做就是錯的。選擇性的改革算哪門子的改革﹖報復式的正義是啥子正義﹖凡是「朝三暮四」、「自我矛盾」、「只能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首鼠兩端」、「徒讀父書」死抱什麼神祖牌的言論全是 TMDGCD。

      第三類的 GCD 是和自己欠缺知識和常識有關。這類人就是信老師口中 They don't know what they don't know 的傢伙。在中國的成語典故中。所謂「井底之蛙」、「囫圇吞棗」、「黔驢技窮」、「野人獻曝」、「瞎子摸象」、「以管窺豹」、「扣槃捫燭」式的言論﹐都是這類的 GCD。

      最後還有一種 GCD 那就是所謂「道聽途說」的假新聞。道聽途說的典故發生在春秋戰國時代﹐一個叫毛空的傢伙告訴艾子說有一個人家的鴨子生了 100 個蛋﹐艾子說哪有可能﹖於是毛空把鴨子的數目往上加一直加到 10 隻鴨子生 100 個蛋。愛子問鴨子是哪家的﹖毛空只好承認是在路上聽別人說的(倒真的是 pun intended 的鬼扯「蛋」)。 道聽途說的 GCD 到了極限就會造成「三人成虎」、「眾口爍金」﹐甚至到了最後連「曾參殺人」都會有人相信。所以鬼扯蛋雖然可惡﹐但被鬼扯蛋所愚的人也很可憐。 不幸的是當敵對雙方都在鬼扯蛋的時候﹐誰是誰非就讓人迷惑了。中共前發言人袁木最近去世﹐他說天安門沒死人固然是 GCD﹐但法輪功說死了 10000 多人也是 GCD。唉﹐GCD vs GCD﹐夫復何言﹖

      這是一篇新春賀歲好玩的文章﹐我故意用了不少典故來談 GCD。這些典故我都用括號把他們括起來﹐趁此機會測驗一下讀者諸君的國學程度。其中除了兩個典故比較冷門外﹐其他的應該難不到「信門一軍」。典故的出處不必知道﹐典故的意思是應該知道的﹐不然的話﹐自己降級為「信門文二軍」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