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出聲就要出聲

2019 年6月23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6月25 日上網

         一位朋友前陣子說他很擔心特朗普會變成希特勒﹐建議我去查一下 《First They Come 》這首詩。我這位朋友從年輕時參與「保釣運動」開始﹐一路行來﹐偏左的政治立場始終如一﹐對特朗普不滿並不奇怪。但我心想﹕今天的美國不是當年的德國﹐美國人民豈能容忍特朗普變成希特勒﹖不過我還是上網去查了一下 《First They Come》這首詩的來龍去脈。

         馬丁尼莫勒 (Martin Niemoller) 是德國路德教派的牧師﹐他早先是希特勒的擁護者。希特勒掌權後﹐他看不慣希特勒的倒行逆施﹐於是聯絡一些神職人員反對希特勒。1937 年他被希特勒關進牢裡﹐1945 年希特勒垮臺後才被盟軍從監牢裡放出來。此後他繼續做牧師﹐致力於安撫德國人民心靈創傷的使命。1984 年去世。

         1946 年他用德文寫下一首懺悔詩﹐懺悔包括他在內的一些德國神職人員和知識份子無視於希特勒的妄作非為而保持沈默。他那首《First They Come》的懺悔詩翻譯成中文是這樣的﹕

         「一開始他們先對付(First they came for) 社會主義者﹐我沒出聲﹐因為我不是社會主義者。

         接下來他們對付工會﹐我沒出聲﹐因為我不屬於任何工會。

         再下來他們對付猶太人﹐我沒出聲﹐因為我不是猶太人。

         最後他們對付我﹐這時候已經沒人剩下來為我出聲了。」

         美國會變成二次大戰前的德國﹐特朗普會變成希特勒﹐美國人會一窩風地跟著特朗普亂搞一通的可能性大嗎﹖讓我們回顧一下希特勒崛起和挑起二次大戰的背景。

         第一次世界大戰德國是戰敗國﹐對自尊心特強的日耳曼民族來說是天大的恥辱。再加上凡爾賽條約德國割地賠款的結果﹐德國經濟民生凋敝﹐政府無能﹐這都是促使怪咖希特勒脫穎而出﹐變成極右派政黨民族社會主義德國工人黨黨魁的肇因。這個民族社會主義德國工人黨就是世稱的納粹黨﹐接下來的事都是歷史﹐我就不重覆了。

         現在回到特朗普會不會像希特勒那樣帶領美國重蹈當年德國的覆轍﹖「我的寶貴意見」是「不會」但大家最好還是要把馬丁尼莫勒的 《First They Come 》牢記在心作為警惕。特朗普這傢伙有點神經﹐用的人全是些極右派﹐稍微比較溫和的都被他炒了魷魚﹐說他絕不會變成希特勒我也不敢拍胸脯保證。但總的來說﹐我不認為特朗普有變成希特勒的條件。為什麼﹖

         首先﹐目前的美國雖然有點過氣但仍然是世界第一強國﹐絕非當年德國破落戶可比。美國是移民國家﹐種族多元化﹐人民缺少一種 homogeneous (一致性)的向心力。一般人民對國家榮譽﹐民族驕傲沒那麼在意。他們在意的是生活過得好就行。美國有個奇怪的算票方法﹐特朗普雖然被選為總統﹐但得的總票數少 過對手希拉莉。如果說特朗普是個被美國全民擁護的總統﹐他亂搞能得到全國的支持﹐那是不可能的。美國西岸三大州和新英格蘭諸州就不會被特朗普牽著鼻子走。在共和黨裡﹐特朗普的話語權也和希特勒當年在納粹黨裡老子說了算的權威性有天淵之別。

         其次﹐希特勒雖然邪門﹐但這傢伙多少還能在監牢裡寫得出一本《我的奮鬥》那樣的書。特朗普不學無術﹐沒啥中心思想﹐能幹上總統恐怕連自己都沒料到。各位不妨翻翻歷史﹐歷史上有任何一個含著金湯匙出生、性好女色、靠買賣房地產發財、曾經破產、醜聞纏身、官司未了、口無遮攔、被世人當笑話看的人能幹出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嗎﹖ 別嚇我好不好﹖

         話雖這麼說﹐但掌門人有言在先﹐明年大選﹐不管特朗普的對手是阿貓、阿狗、張三、李四、王二麻子我都會把票投給他。但問題是我又不能把戶籍遷到共和黨的紅色州去﹐在加州我投不投票民主黨都會贏﹐這是美式民主的問題﹐ 但也正好變成美國不會被極右派把持﹐然後朗普變成希特勒的保證。

         特朗普不會是希特勒﹐今天的美國不會是當年的德國還有一個很大的原因﹕希特勒不知道是那根筋不對﹐對猶太人深惡痛絕要趕盡殺絕。特朗普敢屠殺在美國的中國人嗎﹖敢把阿米哥都抓來關起﹖會和中國開戰﹖不會。如果說三年前美國人民把特朗普送進白宮是一時糊塗被騙﹐但他如果能連任那就印證了英文裡 Fool you once, shame on me. Fool you twice, shame on you 那句話﹐那就只能怪美國老百姓自作自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