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謊言又一樁

2020 年12月13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 12月16 日上網

         在發表「我的寶貴意見」前﹐有件事得先鄭重交待一下﹕

         第一﹐我完全無意輕視來信告訴我這件事的讀友。事實上我很感念這位讀友在 我多年前去南加州演講時和我在北加州演講時也開車北上來參加﹐他是如假包 換的「信一軍」。

         第二﹐我上星期說過﹐美麗的謊言也許不是件壞事﹐但謊言就是謊言﹐美與善 並不能把假的變真。

         第三﹕我對濫用社交媒體有我個人的看法。這篇評論對事不對人。吾愛吾師(友 )﹐吾更愛真理。招呼打過了﹐現在來談主題。

         這位讀友的電郵說是因看到我說只有自我的改變才是真正的改變﹐於是轉來網 上流傳倫敦威斯敏斯特修道院無名氏的墓碑上刻的發人深省的話﹐這段話影響 了無數的人﹐包括南非的曼德拉。圖文並茂﹐中英並列。這段話是這樣寫的﹕


《當我年輕的時候,我的想像力從沒有受到過限制,我夢想改變這個世界。 當我成熟以後,我發現我不能改變這個世界,我將目光縮短了些,決定只改變 我的國家。當我進入暮年後,我發現我不能改變我的國家,我的最後願望僅僅 是改變一下我的家庭。但是,這也不可能。如今我躺在床上,行將就木時,我 突然意識到: 如果一開始我僅僅去改變我自己,然後作為一個榜樣,我可能改 變我的家庭;在家人的幫助和鼓勵下,我可能為國家做一些事情。然後誰知道 呢?我甚至可能改變這個世界。》

         容我往自己臉上貼金﹐這段話用感性的文字闡述理性的道理﹐頗有點信文風格。

         威斯敏斯特修道院 (Westminster Abbey) 是一座大型哥特式教堂﹐簡稱西敏寺﹐ 是英國皇家安葬、加冕登基的殿堂。地下室中有很多英國的偉人如達爾文、狄 更生、約翰遜、牛頓、霍金、基督教殉道、無名英雄等青史留名之人的墓碑﹐ 但很抱歉﹐這個無名式的「心靈雞湯」卻不在其中。換句話說﹐這段碑文像是 美麗的謊言﹐是假新聞。

         自從電子郵件取代貼郵票的信件後﹐只要略知怎麼剪和貼(cut-n-paste)﹐鍵盤一 按電郵就像帶有多彈頭的火箭飛了出去。為避免成為濫炸的受害者﹐掌門人一 開始就建立起防禦系統﹕

         其一﹕如果來信者啥都不寫只有連接(link) 我打都不打開就刪除。

         其二﹕如果來信者素昧平內容是百萬元的大哉斯問﹐掌門人則只讀不回。

         其三﹕如果所問之事有討論價值﹐那我可能將其作為在我專欄上公開回答的議 題。

         結論是我歡迎並珍惜讀者的溝通﹐但溝通的前提是你總得要我知道「你的不寶 貴意見」(OK﹐主客換位﹐站在寄信人的立場﹐就算是「我的寶貴意見」吧) 是 啥﹖二話不說動不動就寄來一個連接﹐這不是溝通﹐這是偷懶﹐掌門人久走江 湖﹐對很多網上流傳的心靈雞湯和勵志故事﹐本能上有「too good to be true」的 懷疑。這是為什麼我對上星期有關雷根小時候《上帝只給一隻鞋子》的故事﹐ 和這星期「西敏寺的心靈雞湯」我都花了一點時間用英文上網去查﹐結果沒查 到﹐所以我猜這是中國製造的「美麗的謊言」又一樁。

         為常想﹕能「創造」這種水準的勵志故事和心靈雞湯的人﹐為什麼還要假名托 姓﹐借人之威搞山寨版﹖ 以他們的功力﹐何不開山立寨自成一家﹖說到這裡﹐ 容我插播一段有關雷根總統的「不美麗的真言」﹕

         雷根這個人我蠻喜歡﹐但他多少是個有種族歧視的保守派。他曾經因看不慣聯 合國裡一些非洲國家代表的表現﹐叫他們「猴子」﹐說他們還不習慣穿鞋子。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在 Too good to be true 的普通常識外﹐還有Too true to be good 的殘酷現實。接受真相往往是痛苦的﹐因為他可能讓我們的英雄跌下神壇、夢 想被迫破滅﹐但也只有這樣我們才會成熟和進步﹐不然的話﹐你我不都變成鐵 杆川粉﹖。

         西敏寺無名氏墓碑刻的話﹐好幾千年前我們老祖宗在《禮記大學篇》裡就說 過﹕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乃是做大事該遵循的正道。 我們搞系統分析的 人叫它「倒三角型由下往上的導入模式 (Bottom Up Implementation Model)。」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我們的教育方針教導我們一開始抱負要大﹐目光要遠﹐於是 一些會吹牛的、會畫大餅的、會唬人的傢伙橫空出世﹐這些傢伙後來成為政客﹐ 最後世界變成由壞蛋政客來領導笨蛋群眾。唉﹗這也是為什麼這個美麗的謊言 可貴的地方﹐它教導我們返璞歸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