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3月8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3月11 日上網

         今天是國際婦女節﹐誰會想到慶祝三八婦女節是蘇聯老大哥最先搞出來的玩意﹖美國的黑奴在幾百年前就被解放了﹐今年(2020) 正好是美國婦女獲得投票權的 100 週年﹐但為什麼美國的黑人和婦女還在爭平等﹖我說「民權」被高估永遠有人會不服氣﹐讓我再說白一點﹕爭民權是標﹐爭平等才是本﹐要平等不是靠民權而是靠民生。

         掌門人是 1965 年坐泛美 (PAN AM) 留學生專機在洛杉磯落地的。不久正好遇到華茲區(Watts)黑人暴動。那次暴動﹐死 34 人﹐傷 1032 人﹐3438 人被捕﹐老美警察鎮暴是真刀真槍玩真格的。

         1963 年金恩博士才在華府林肯紀念館前發表了他最有名的《我有一個夢》演講。次年國會通過了《民權法案 Civic Right Act》。.就在華茲暴動的同一年﹐德州佬強生總統才簽署了《平權行政命令 Affirmative Action Executive Order》。 我們當年懷著嚮往美國自由﹐平等﹐民主﹐民權的憧憬來美國的那代人﹐如果運氣好現在還能保持呼吸﹐回頭看美國﹐這個國家對黑人真是那麼自由﹖那麼平等﹖那麼民主﹖那麼重視民權﹖中國人在美國的待遇又如何呢﹖問題的關鍵在哪裡﹖

         田長霖先生生前做過加州大學「不可來」校區的校長﹐這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他 50 年代在南方的肯塔基留學時﹐巴士上老白坐前排﹐老黑(非裔美人)坐後排﹐田先生是老黃﹐上車後發揮中國人的智慧坐中間。田先生後來轉學普林斯頓﹐最後做到美國最好的公立大學校長靠的是什麼﹖靠的不是那些通過的民權法案﹐掌門人在美國住了 50 年後的心得是﹕黑人應該學老中﹐與其拼死拼活爭民權﹐不如拼死拼活爭民生(經濟)﹐經濟權平等了﹐民權自然來。這是為什麼老中在美國﹐至少以掌門人個人的經驗﹐爭民生是爭民權和平等待遇的捷徑。

         掌門人做窮留學生的時候﹐開的是一部福特老爺車﹐聽了餐館一位老前輩的餿主意﹐在老爺車的後窗上貼上學校的名字想提高身份。有天下雨煞車不住﹐輕碰了前面的車子﹐一個老傢伙下車咆哮﹕「你知不知道我的是什麼車﹖」 什麼車﹖不過是凱迪萊克罷了。你認為如果掌門人是老白﹐那傢伙會這麼囂張﹖如果咱們開的是輛新的雙 B (那年頭好像沒什麼雙 B﹐凱迪萊克就高級到底了)﹐那傢伙會這樣問﹖如果掌門人開的是 Aston Martin ﹐那我反而可以問﹕「你知不知道我的是什麼車﹖」結論是老美看老中﹐第一眼看到的是咱們的皮膚顏色﹐再看到的是部老爺車﹐他才不管你身份。但如果你在經濟實力上有底氣﹐他們敢﹐你會讓他們歧視你嗎﹖

         老中和黑人心態上最大的不同是坐在後排的黑人﹐他們想一步登天去坐前排而唯一的仰賴的是成為職業球員﹐但又不去算算能成為職業球員的可能性有多大﹖老中的心態是先站穩中間的位置﹐憑借家庭的支持和對教育的重視﹐一步步地往前排移﹐而非裔美人缺乏的就是這兩點。現在雖然法律通過黑人不必坐在後排﹐但前排的位子要口袋裡有銀子才能入座的。

         在舊金山灣區有一個 O 城和 R 城﹐ 兩城之間有條倚山靠水十幾哩的支道( byway)。 我每次去 R 城的大華 99 買菜和生計買肉鬆麵包都走這條路不走大路。O 城的白人佔人口的 87%﹐黑人只有 0.5%。 R 城的白人佔 37%﹐黑人 20%。 O 城的家庭平均收入186 萬﹐R 城的家庭平均收入 55 萬。兩城的區別在哪﹖區別在學校的好壞。

         有年O 城高中畢業生得數學獎的是華裔﹐英文獎的也是華裔。得數學獎的代表學生在畢業典禮上致詞﹐得英文講的代表學生在另一個場合對老師致謝詞。O 城和R 城之間的 byway 上沒有關卡﹐沒有路障﹐任何人都有在兩城之中任何一城居住的民權保障﹐問題不是民權而是民生(經濟)。2009 年 R 城的高中發生黑人學生居然在校園裡 gang rape 一個女孩震驚全國的大事﹐那兩位同時畢業的老中高中生﹐現在一個是是獸醫一個是兒童醫院的急診室醫生兼華州大學的教授﹐都住在西雅圖。民權法案沒通過前種族歧視(不平等)是常態但合法。通過後種族歧視不合法但仍然還是常態。這兩位年輕人現在已是中年﹐外貌是老中的樣子沒變﹐但和他們一道畢業的老白有幾人受尊敬的程度能和他們比﹖黑人更不用說﹐因為他們那屆沒黑人。所以我說 平等的保障不是民權是民生。 沒平等啥都免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