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鴉好吃嗎﹖

2020 年06月14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 06月17 日上網

        先講一個和本文內容沒啥關係﹐和標題能扯到一點關係的故事。故事的真實性 我很懷疑﹐用來做開場白的原因是因為禁足在家本來就很窩囊﹐現在又槓上開 花﹐因為群眾上街抗議白人警察虐殺黑人搞出來的宵禁令﹐打開電視看我們那 個歷史上最爛總統的新聞﹐掌門人如果不找點樂子輕鬆一下﹐就算不被新冠肺 炎害死也會被氣死。

        傳說有外國使節曾經送李鴻章一隻小狗﹐後來該使節問李狗怎樣了﹐李回答 說﹕「味道不錯」。英文裡「吃烏鴉」(to eat crow)﹐最好的中文翻譯是同為三 個字的「現世報」。這話要從香港反送中街頭暴動談起。當時香港市民在街頭 砸商店﹐破壞公共設施﹐阻礙交通﹐甚至癱瘓機場。香港政府動用警察鎮暴﹐ 特朗普好像打了雞血一樣﹐興奮過度﹐公開跳出來揮舞著維護民權的大旗﹐對 老共和香港指手劃腳﹐發表「他的^%$#$# 意見」。同時﹐那個特朗普的天敵﹐ 眾議院領袖 Nancy Pelosi 也來湊熱鬧﹐居然說香港人的示威是幅美麗的圖畫。

        把 Pelosi 選出來地區﹐是加州最左﹐但也是有錢人群居的馬林郡。她的反中﹐ 全是基於自由派反對專制政治的意識形態。而特朗普的反中只有一個動機﹐不 願看到中國崛起。前者是基於理念﹐一路行來始終如一。後者基於政治﹐譁眾 取寵﹐危言聳聽都是為了想連任。

        Pelosi 的女兒從事媒體工作﹐這次在白宮前面拍攝記錄片時被警察驅散﹐嚐過 催淚彈的滋味。女兒把親身所見所聞告訴母親後﹐Pelosi 火大了﹐問特朗普﹕ 「這是什麼﹖香蕉共和國嗎﹖」Pelosi 口中的「香蕉共和國」當然不是指那個 服裝連鎖店而是指落後而野蠻的國家。特朗普和 Pelosi﹐從前批評中國和香港 的那些話﹐現在每一句都是一隻「烏鴉」要自己吃下去。掌門人算是撿到了槍﹐ 見獵心喜(pun intended) 不禁要問﹕總統先生﹐烏鴉好吃嗎﹖

        在特朗普之前﹐歷史學家認為美國最爛的總統是詹姆斯.布坎倫 (James Buchanan)。布坎倫是林肯的前一任﹐他的無能引發美國的內戰。如果特朗普不 是美國最爛的總統﹐至少我認為他是美國近代史上最爛的總統。有人把 30 年代 美國經濟大蕭條的爛賬算在胡佛總統頭上﹐說他是美國近代史上最爛的總統﹐ 但胡佛個人操守﹐性格﹐言行比特朗普靠譜太多了。特朗普的前任國防部長馬 逖斯是一個戰功彪炳的英雄﹐他最近批評特朗普是他見過最撕裂美國的總統﹐ 他說特朗普就是連裝出是一個團結美國人民的戲都懶得演。特朗普為鞏固鐵票﹐ 不惜撕裂美國社會﹐製造族群對立﹐在國際上四處樹敵﹐孤立自己﹐變成國際 笑話。前幾天有記者問加拿大總理對特朗普打算派正規軍平亂的看法﹐加拿大 總理沉默了 21 秒鐘後才開口回答被稱為「史詩般的沉默」。這代表什麼﹖所以 我說特朗普是美國總統中最讓國人感到羞恥的一位。

        特朗普靠「讓美國重新偉大」的競選口號獲得美國中下層﹐不滿現狀白人的支 持而當選。現在第一任任期將滿﹐美國偉大起來了嗎﹖這次新冠肺炎來襲﹐美 國死人世界第一﹐除了怪中國、怪世衛、怪歐盟、怪民主黨、怪州長、什麼人 都怪就是不怪自己。他一開始把專家的警告當耳邊風﹐認為新冠肺炎會像奇跡 般自然消逝。後來問題大了﹐又亂了方寸說如果死人 在 100 萬 到 200 萬之間就 算成功。這是什麼話﹖目前美國新冠肺炎死亡人數已經超過二次大戰後美國投 入其他戰爭死亡人數的總和。屋漏偏逢連夜雨﹐瘟疫未去﹐黑白問題又起﹐香 港暴亂特朗普指責香港政府動用警力﹐這次自己卻想動用軍隊平亂。老天有眼﹐ 讓這個言大而夸﹐亂開空頭支票的騙子不到一年就吃了烏鴉﹐在世人面前示範 了什麼叫現世報。一個偉大的國家會發生這樣的事嗎﹖

        老中天上飛的除了飛機﹐地上有四隻腳的除了椅子腳外什麼都吃﹐但卻很少聽 說有人喜歡吃烏鴉。說真的﹐烏鴉好吃嗎﹖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原則上不管 是比喻式或字面式﹐「吃烏鴉」都不是什麼愉快的事。當然如果遇到沐猴而冠﹐ 標準的「望之不似人君﹐就之而不見所畏焉」的特朗普「吃烏鴉」(現世報) 的 功力已經是死豬不怕滾水燙了﹐如果 11 月大選他「余又任(于右任)」﹐那你我 也只好認命啦。


懷南補記﹕

       文章上網後收到一封有識之士的來 信﹕

        烏鴉好吃嗎? 最有名的烏鴉菜是魯迅的《故事新編》裡的《奔月》﹐后羿把所有可以 射的動物都射了﹐只好射烏鴉帶回家給嫦娥燒了吃。嫦娥看到烏鴉就火大﹕“又是烏 鴉的炸醬麵! 又是烏鴉的炸醬麵!” 所以“烏鴉的炸醬麵”是很有名的。至於好不好吃﹐ 聽嫦娥的口氣就知道。 所以她後來忍無可忍﹐寧可自己住到月亮上去﹐也不要再吃烏 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