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也要有點學問

2019 年04月14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04月18 日上網

        善妙詹生(Samuel Johnson 被掌門人這樣一翻譯有點像和尚) 被後世公認是英國文學史上最具影響力的學者。他一生著作等身﹐主編過《大英字典/A Dictionary of The English Language》有一次他回一位投稿者的信中說﹕「閣下的文章非常好(good)也有原創性(original)。只是好的部份沒有原創性﹐有原創性的部份不好」。我常常自我調侃說信懷南的文章也是如此。

        很多年前一位老牧師稱讚我的文章寫得好﹐我說﹕「啊﹐沒什麼﹐我很會抄」。老牧師說﹕「抄也要有點學問」。

        掌門人會抄﹐這是公認的事實﹐在自選寫得最好的 10 篇文章中排名第二的《江湖夜語》﹐信掌門的三個徒弟信望愛﹐信雅達﹐信不信奉師下山在江湖上歷練人生後的心得報告﹐幾乎全是抄的。但老牧師的話沒錯﹐抄也要有點學問﹐抄得沒有學問﹐不但引喻失義﹐並且斧鑿太深。最近台灣有兩個大官想賣弄一下學問﹐分別去抄了一段別人的名言﹐結果弄巧成拙﹐引喻失義﹐變成沒有學問的笑話。

        首先出場的是行政院長蘇貞昌﹐他不知道是不是大力丸吃多了﹐公然引用邱吉爾在二次大戰時「戰海上、戰沙灘、戰街道、絕不投降」的演講。最後再槓上開花說他就算只剩下一支掃帚也要和老共拼到底。大佬﹐有冇搞錯﹖這真是標準的貽笑大方的引喻失義。讓我們回顧一下邱吉爾講這段話的背景﹕

        這是1940 年的 6 月 4 號﹐英國首相邱吉爾對英國國會發表的三篇有名的演講的第二篇﹐後人把它定名為 《We Shall Fight on the Beaches》。其他兩篇分別是《Blood, Toil, Tears, and Sweat》和《This Was Their Finest Hour》。那時希特勒的大軍已經開始攻佔法國﹐準備席捲歐洲大陸﹐英軍困守敦克爾(Dunkirk) 一隅﹐德軍入侵英倫指日可待。那時候的英國怎麼可以和目前的台灣可比﹖那時候的德國又怎麼能和今天的老共可比﹖老共要拿下台灣﹐會像二次大戰大戰那樣用大軍入侵﹐沙灘登陸搞巷戰那套﹖蘇貞昌也絕﹐把邱吉爾的話抄一小段﹐加了上山打游擊和用掃帚當武器具有「原創性」的宣示﹐我真服了他啦﹗除了台灣公然搞獨立﹐老共要打你幹嘛﹖ 老蘇這時候講這些自己嚇自己的話﹐莫非是想騙選票罷了。有用嗎﹖明年一月 台灣大選一翻兩瞪眼就見真章。

        台灣有個特別的機構叫「大陸委員會」簡稱「陸委會」。顧名思義﹐是台灣的中華民國統籌處理海峽兩岸事務的行政機構。這個機構的主委叫陳明通號稱是個學者﹐但其人不務正業把兩岸往來搞得既不明也不通。他最近大概是覺得韓國瑜去大陸受到高規格接待﹐農魚產品的訂單也簽了不少﹐於是狐狸吃不到葡萄說是酸的尾巴露出來了﹐說人如果只顧肚子與豬狗何異﹖這下簍子捅大了。

        其實老陳的話並沒錯﹐但是他和老蘇一樣﹐把別人有名的話囫圇吞棗﹐引喻失當。陳明通的話源於亞伯拉罕馬斯洛 (Abraham Maslow 1908 -1970)。現在很多人認為馬斯洛是管理學家﹐其實嚴格說起來﹐他算是一個行為心理學家。1945 到 1947 年間﹐馬斯洛在我家的鄰城 Pleasanton 開公司當廠長。他在 1943 年發表了一篇叫《Hierarchy of Needs》的論文。這篇論文被人稱為《馬斯洛金字塔》。大意是說人生於世有不同層次的需要﹕最基本的需要是填飽肚子﹐求得溫飽的生理需要。這種基本的需要滿足後會追求一個較高層的需要﹕那就是所謂「安全上的需要」。這些安全上的需要包括在感情上﹐在環境上﹐在 歸屬上的安全感。當在這個層次能夠滿足的時候﹐人會追求更上一層「自我提昇 (self-actualization)」的境界﹕喜歡音樂的去學音樂﹐喜歡藝術的去學畫畫。最後的目標是尋求自我內心的平靜和滿足﹐照馬斯洛的說法﹐就是人是什麼就應該是什麼 (What a man be, he must be)。

        回到陳明通不倫不類的講話﹐我不相信他有意侮辱但求溫飽的人﹐認為他們像禽獸。馬斯洛的論點﹐幾千年前管子(管仲)的施政理念就說過「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我不解的是老陳講這段話的主旨是什麼﹖韓國瑜拼命去為高雄的農民漁民賣產品和馬斯洛的理論有啥關係﹖台灣人民現在更高的層次是什麼﹖安全感﹖蔡政府執政下﹐老陳主陸委會後﹐台灣人民更有安全感嗎﹖當然沒有。在掌門人看來﹐蘇貞昌和陳明通本想用抄的方法來賣弄一下學問﹐結果變成沒有學問的抄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