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自己嚇自己

2020 年3月22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3月25 日上網

懷南前記﹕

         連續幾個星期﹐不能避免地會談到世紀大流行的新冠狀病毒的議題。由於信文風格向來是 To tell it like it is﹐也會提名道姓一些比較有名的人物﹐為了不要為一些定義不清的名詞引起誤會﹐我在這裡畫蛇添足補充幾句﹕

        第一﹕我說過份高估新冠狀病毒的危險性。重點是「高估」。高估是主觀的概念。我是用死亡率和什麼樣年齡層﹐和死因是什麼來衡量。意大利的死亡率那麼高﹐德國的死亡率那麼低為什麼﹖一方面是意大利是老人國﹐老人佔人口的比率 20%﹐子女和父母同住﹐年輕人從外面把病毒帶回家中傳給了年長的父母。德國的制度﹐開死亡證明時如果往生者本來就有心臟病﹐死時雖是因新冠狀病毒送醫﹐但從死亡率的統計數字算﹐仍算是死於心臟病。這種說法是否正確我也不知道﹐但如果不是在統計數字上玩花樣﹐是真正會防疫﹐那歐洲國家以及全世界都應該向德國取經。總之一句話﹐死一個人是家庭悲劇﹐死一堆人是統計數字﹐統計數字只能做參考。

        第二﹕我說反應過度並不是說不要反應。抱歉我用了 Chicken Little 的例子和連我做第一線急診室醫生的兒子都不認同的 mass hysteria 來形容這些 Chicken Little 們﹐這不表示我不遵守該遵守的防疫保護行為準則。我只是再一次覺得很多人為了怕死(afraid of dying)就不生活(stop living) ﹐是本末倒置。

        世界上有兩條亙古不變的絕對真理。其中的一條是﹕「這一切有天都會過去」(另外一條其實我也常提到過﹐在這裡就賣個關子不再提。大家去猜﹐反正禁足在家閑著也是閑著) 。當這一切都過去的時候﹐我其實是最有資格抱怨這個瘟疫在這個時候爆發對我的影響。不過目前最重要的是保持呼吸(當然是正常的呼吸)。如果不能保持呼吸﹐那連將來抱怨的機會都沒有﹐才划不來哩。

        掌門人多年用的座右銘﹐連汽車牌照上都特別印有 "The Secret of Longevity Is Keep Breathing" 突然一下子變得很有點道理。嘿嘿嘿。共勉之。


         我在《多事之春》中說﹕「大家對新型冠狀病毒的態度是兩個過份﹕過份高估它的危險性﹐和對它的危險性反應過份。」一個多月過去了﹐老中搶購大米、老美搶購槍支(現在老中也在搶購)、全民搶購食物﹐ 郵輪停駛、股市熔斷、學校停課、經濟受衝擊、工廠停工、城市封閉(今天印度宣佈封國 21 天)、NBA 罷賽、特朗普宣佈國家進入緊急狀況暫停歐洲人入境、 NCAA 「三月瘋」也不瘋了 (此文上報和此文上網之間發生的變化族繁不及備載﹐就從略了)。Mama Mia﹐這讓我想起當年離開台灣前臨別秋波看的最後一部電影﹕《 瘋狂世界 - It's A Mad Mad Mad World》。不過那部電影是喜劇。

         這篇評論從三個人談起﹕電動車巨擘﹐Tesla 總裁 Elon Musk 是個正負兩極化的人物﹐他在推特上批評對 COVID-19 過份反應的人 DUMB 有 160 萬人點讚。韓國新天地耶穌教創辦人李萬熙的教會非常邪門﹐教徒生病也不能不來做禮拜 ﹐聽道時臉上不能有東西﹐別說口罩﹐連眼鏡也不能戴﹐牧師每講一句﹐教友們就喊一聲阿門。這下完蛋了﹐病菌迅速傳播﹐韓國首次驗出有病毒感染者 57% 來自這個教會。最後又搞出李萬熙下跪謝罪的鬧劇。

         我的朋友 Richard 是個正派牧師﹐去年我們結伴去「熊牙路」旅行跌破不少人眼鏡﹐有人說這是我的「個別輔導之旅」。上星期 Richard 講道臨時把題目改成 《COVID - 19: 真相﹐應對﹐信靠》。Richard 英文很好﹐參閱了六份專業文件﹐我覺得他講道的內容對一般大眾也很有參考價值﹐於是我向他要來他的講道大綱﹐用這個平臺對我的讀友們摘錄介紹一下﹕

         Richard 開章明義就指出他認為我們面對 COVID-19 危機的態度應該是「認清事情、充分預備、信靠上帝。」冠狀病毒是自然界廣泛存在的一大類病毒﹐此病毒在電子顯微鏡下可見如日冕般外圍的冠狀,因此被稱為冠狀病毒。這類病毒主要侵害胃腸、呼吸、和神經系統。COVID-19 是一種新的冠狀病毒﹐當感染者打噴嚏、咳嗽甚至說話、呼吸時,很多包含病毒的飛沫 (droplet),甚至氣溶膠 (aerosol - 氣體中的懸浮微粒) 會從口腔噴出。較大的飛沫飛不了多遠就會沉降,不會滯留在空氣中。因此﹐容易被感染的人需要和帶菌者近距離接觸才有機會被感染。但有些小的飛沫在乾燥的空氣中會脫水、變乾、變輕,變成所謂的“飛沫核" (droplet nuclei) 。飛沫核能較長時間地懸浮在空氣中。

         根据CDC 的數據,如果沒有阻擋,打噴嚏散發的飛沫大約會飛到6 英尺遠,也就是1.83 米左右。這些含有病毒的體液會留在環境裡, 例如空氣中、門把、樓梯扶手、電梯按鈕、加油站幫浦把手、桌面上、椅背上等。確診患者如長時間待在某個環境,周遭就會被驗出大量新冠肺炎病毒,包括患者的床頭櫃、床欄杆、床墊、桌子、洗臉槽、浴室等等。在病毒還有感染力的時候,如果健康的人的口眼鼻以任何方式接觸到這些體液,就有可能被感染。接觸傳播通常是指手碰到了感染者的身体,或是被污染的表面,又沒洗手就接觸了口眼鼻(鼻黏膜、眼結膜和口腔) 。 直到最近,近距離接觸傳播仍被認為是流感傳播的主要途徑,而支持氣溶膠傳播(遠程空氣傳播)的證據並不充分。

         雖然資料每天在變﹐但目前的資料﹐患者80% 症狀輕微﹐剩下的 20% 尤其是年長的和本來就有慢性病患者的病情會變得嚴重。80 歲以上重患者的致命率是 14.8%﹐80 歲以下的致命率會隨年齡下降而銳減﹐70 - 79 是 8%﹐ 60 到 69 歲 的致命率是 3.6% 。目前沒有預防疫苗和抗病毒藥劑﹐這是 COVID-19 讓人害怕的原因。。。。

         容掌門人舉手發問﹕搞得我們生活脫序的「全球大流行」疫情是過份的危險性造成過份的反應﹖還是過份的反應造成過份的危險性﹖若我說致命率看起來並不高嘛﹐不厚道。我個人非常同意 Richard 那篇講道的總結﹕「我們面對這個危機的態度應該是清晰的思緒、盼望與平安而不是惶恐﹐基督徒的真正安全是在乎信靠上帝。」 牧師講道用詞優雅﹐如果換掌門人登臺開講﹐我會說﹕「各位聽過《膽小如雞》的童話嗎﹖《膽小如雞》Chicken Little 被樹上掉下來的乾果砸了頭﹐反應過份變成「宮保(公報)雞丁」到處喊天塌下來了﹐於是造成自己嚇自己的集體抓狂(mass hysteria) 。」我這麼說﹐醫生兒子馬上來信表示不同意。Elon Musk 說這些人 DUMB﹐掌門人省一個字母﹐直接叫他們「驢」 (ASS - Absolutely Super Stupid) 。這﹐當然有個人恩怨因素﹕一想到掌門人的棺材本被這批人搞到跌停板就來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