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君少安勿躁

2019 年5 月5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5 月8 日上網

          有人來電郵表示想聽聽掌門人對郭老闆出人意外的宣佈參加代表國民黨選總統初選的看法﹐有的希望掌門人預測一下蔡英文和賴清德誰會代表民進黨。關於這些議題的寶貴意見﹐掌門人暫時會「留中不發」﹐什麼原因﹐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掌門人在北美「世界級」和「星宇級」的兩大報紙上﹐到目前為止﹐連續寫了 25 年的專欄﹐一開始立下的幾條原則﹐回想起來算是非常「英明」。正因為這些「英明」的原則﹐這 25 年來除了一個「張老師事件」把「世界級」的編輯給嚇到不行外﹐倒也沒惹出太多麻煩。將來想全身而退﹐安享餘年﹐還得靠下面的《信五條》﹕

          信一條﹕「我的寶貴意見」信不信由你﹐信﹐就起立面對加州致敬可矣﹔不信﹐大罵一聲 TMDGCD 洩怒也行。別來信問 million-dollar 問題﹐問我也不會回答。

          信二條﹕不參加任何老中的組織﹐不搶任何人的光彩﹐不與任何人辯論﹐不做任何人的粉絲。旁觀者的政治立場﹐不紅不藍不綠﹐非驢非象﹐但也亦紅亦藍亦綠﹐亦驢亦象。有容乃大的肚量沒什麼機會表現﹐無欲則剛倒是相當的「威而剛」 。

          信三條﹕對熱情如火的粉絲﹐心懷「我怕怕」恐懼感。掌門人早就參透愛恨之間是剃刀邊緣的道理。信老師曰﹕「十年如不死﹐捲土重來告訴信老師你是我的粉絲不遲。君子之交如細水長流﹐不必波濤洶湧。吃了雞蛋喜歡﹐又何必要好奇下蛋的雞是啥模樣﹖」保持距離以策安全。

          信四條﹕掌門人的網站 2003 年7 月7 號抗戰紀念日低調問市﹐中間有好幾年因「非誠勿擾」緣故要通關密碼才能上﹐因此減少了上網人次。後來又莫名其妙的遇到一個姓林的編輯(不是掌門人不敢提名道姓﹐真的是一時想不起他老弟的大名了)﹐用「欲練此功﹐必先自宮」的怪招﹐將掌門人從「世界級」一傢伙變成「星宇級」的專欄作家。轉眼間﹐信家軍幾乎全軍覆沒﹐今天上網看點擊人次﹐仍超過 62 萬﹐這 25 年來給掌門人寫過信的想來超過千人﹐但迄今仍有聯絡的﹐10 個手指頭都數得出來﹐餘子如今安在哉﹖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早散晚散而已﹐不足為奇。

          信五條﹕ 當我告訴老美咱們寫了那麼多年的專欄時﹐他們第一句話都是問「寫什麼﹖」(What do you write?) 我的標準答案是「人生行旅」(Life Journey)。從一開始﹐我的專欄就不想以「論政」為主﹐但人生行旅﹐豈能避免政治﹖ 掌門人的政治評論自認一流﹕能見人之不能見、言人之不敢言、但先決條件是「四沒有」﹕沒有經濟壓力、沒有人情包袱、對當事人沒有作用、對現狀沒有影響。如在台灣﹐成為名「咀」賺可觀的通告費還有點實質的好處﹐在美國﹐掌門人這 10 年用棺材本玩股票﹐有時一天的漲落﹐遠超過一年的稿費﹐ 幹嘛要為與我無關的人和事嘔氣﹖結論是﹕信懷南寫專欄﹐名是空的﹐利是假的﹐風格娛樂性高於政論性﹐娛(愚)人娛(愚)已﹐當年賴士葆說我的論政謔而不虐算是非常中肯的。

          2020 年台灣總統大選乃空前熱鬧的一場政治大戲﹕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英德大戰﹐台韓爭鋒﹐加上一個在旁觀風向侍機而動的柯文哲﹐新春秋五霸誰手握「割鹿刀」精彩可期。難怪有人問掌門人為什麼還不動手寫評論﹖

          從「台大拔管事件」開始《分合(和)終須一戰》﹐掌門人連續寫了14 篇《台灣啟示錄》﹐其中包括韓流的起因﹐韓該不該選總統﹐會不會選總統﹐會不會是好總統。這 14 篇評論﹐已托星島日報的梁社長親手交給了韓國瑜﹐老韓有沒有看我不知道﹐但我盡了我該盡的責任。至於郭台銘嘛﹖我曾經預測他不會選﹐預測錯誤不可言勇。由於我曾經算是他的客卿﹐掌門人是 Old School 出來的﹐在發表我的寶貴意見前﹐應該先給他打個招呼。韓郭二者之一都會贏過蔡英文或賴清德﹐對祇想國民黨奪回政權的黨工或群眾﹐郭或韓誰當選總統都行﹐但在信老師眼中﹐這兩人的差別極大﹐誰當選對台灣和台灣人民前途的影響相當不同﹐在這個節骨眼上﹐信老師豈能保持緘默﹖就算我的寶貴意見根本傳不到他們的耳朵裡﹐或言之諄諄聽者藐藐﹐但該講就要講﹐諸君少安勿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