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浮遊記之五﹕烏龍

2019 年12月22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12月25日上網

        瑪洛爾卡 (Mallorca) 是法國和西班牙間地中海的一個島。最早羅馬人在此開埠﹐公元 902 年到 1229 年被回教徒統治﹐首都叫帕瑪 (Palma de Mallorca)﹐這是我們三國浮遊的第五站。清晨掌門人不暈船了又是一條好漢﹐從在甲板上眺望該城﹐一座非常雄偉的宮殿式建築物特別突出﹐後來被導遊帶到那裡才知道那是一座 13 世紀歌德式(Gothic) 叫 La Seu 的教堂。皇宮也在附近。

        我們在帕瑪被帶去看了一場弗萊蒙哥 (Flamenco) 舞蹈表演。坦白說﹐掌門人對這舞興趣缺缺﹐尤其是那個伴唱的老兄﹐鬼叫鬼叫一臉苦相﹐反正聽不懂﹐想來和歌詞有關。La Seu 教堂離港口不遠﹐走路都走得到﹐帕瑪一年 365 天大概有 300 天是晴天﹐雨傘在這裡鐵沒有銷路。

        那晚上我們在郵輪頂樓兩個特別餐廳之一的「紅薑」餐廳用餐﹐說到這個特別餐廳﹐有個烏龍笑話不能不說。一般的郵輪頂層都有所謂的特別餐廳﹐我因為對吃沒什麼興趣﹐米雪林 (Michelin) 三顆星的餐館也吃過兩家 (Manresa, Benu)﹐但仍然認為白飯一碗配地道的香干肉絲﹐或清粥小菜最合我胃口。每次坐郵輪從沒想過到特別小餐廳用餐。這次有內行朋友兩個月前就預定好的﹐咱們從善如流跟著走。

        坐定後女服務員先來一小碟碧玉毛荳角﹐旁邊小碗中放有像美金硬幣兩毛五大小的白色玩意﹐用熱水一沖往上發脹。掌門人反應向來遲鈍沒動手。後來發現是熱毛巾。聽說我們那夥有人以為這玩意是食物一口就咬了下去。這次鬧烏龍的沒輪到我﹐得意之餘﹐告訴同夥﹐你們放話出去﹐說信懷南認為那晚精美菜餚中﹐第一道最好吃。我猜那位上菜的女服務員暗地裡一定笑痛肚皮。

        第二天船停薇蘭希雅 (Valencia) (有熱心人來信指出 Spanish 101 V 發音 B﹐掌門人對西班牙語一竅不通﹐還是根據慣例﹐不知道人名﹐地名的中文翻譯﹐我會把英文加註於後﹐特此致謝。)薇蘭希雅是西班牙僅次於馬德里、巴薩隆納的第三大城﹐人口 160 萬﹐羅馬在公元 138 年建立﹐是西班牙名菜海鮮飯 (Paella) 的發源地。薇蘭希雅大學創建於 1499 年﹐是歐洲最老的大學之一。

        薇蘭希雅在突瑞雅河 (Turia River) 邊﹐1957 年突瑞雅河水氾濫﹐西班牙政府決定把河水抽乾﹐在乾枯的河床上打造一個近乎在科幻電影中看到的藝術與科學之城。這個由 Santiago Calatrava 和 Felix Candela 負責設計的項目﹐1996 年開始﹐2009 年完工﹐原先的預算是3 億歐元﹐最後花了9 億歐元。每座建築的設計都很前衛﹐1998 年第一個完工的是一個 IMAX 的戲院。2000 年完工的是像鯨魚骨架的科學館。次年開幕的是以植物為主的景觀走道。2003 年歐洲最大的水族館﹐2005 年歌劇院﹐2009 年運動場陸續完工。

        那個水族館從外觀看像一個張大口的鯊魚或是鯨魚﹐佔地 11 萬平方公尺﹐有4 萬 5000 屬於 500 種不同種類的魚和動物。我兒女小時和大孫女小的時候﹐我們帶他們去過有名的蒙特麗灣水族館(Monterey Bay Aquarium) ﹐該館規模不能和這個水族館比﹐何況去參觀蒙特麗灣水族館的人太多﹐究竟是看魚還是看人﹖

        在歐洲旅遊有一個極大的好處﹐沒有人擠人的現象。這次三國浮遊唯一見到人擠人的場面是羅馬的 Trevi 噴泉。這座 1762 年建成的噴泉﹐算是世界上最有名的噴泉﹐1953 年它出現在經典愛情片《羅馬假期》裡﹐1954 年的電影 Three Coins in The Fountain 和同名奧斯卡電影插曲把它唱紅﹐我一共去過這裡三次﹕1970、2011、和 2019﹐每次都是人擠人。當年電影裡的明星現在全掛了﹐掌門人居然還沒掛﹐根據估計﹐每天遊客丟到水池中的硬大概值 3000 歐元﹐2016 羅馬政府從水裡撈出 140 萬歐元 (將近 150 萬美金)﹐乖乖隆地冬﹐這個噴泉真是早回本了。 不過話說回來﹐打水池裡銅板主意的人一定也不少﹐怎麼防範這些想渾水摸餘(魚)的宵小之輩也是一個問題。

        意大利﹐法國和西班牙都算是最世界上最熱門的觀光勝地。這三個國家中我最喜歡西班牙﹐為什麼﹖我想和民族性有關。意大利人粗魯﹐法國人高傲﹐還是西班牙人比較低調。每次去歐洲前大夥總是如臨大敵認為西班牙扒手最多﹐但同伴中兩次被扒﹐上次是在斯諾維尼雅(Slovenia) 的首都 Ljubljana ﹐而這次則是在意大利的喜靨娜(Siena)。受害人全是女士﹐我想這和男女的服裝不同有關。掌門人旅遊有旅遊裝一套﹐今天算了一下﹐上八下八共有 16 個口袋﹐鈔票分散埋伏﹐扒手三隻手非16 隻手﹐絕對不會全軍覆沒。問題是掌門人常常要東摸西摸不知道東西放在哪一個口袋﹐有時也會虛驚一場以為錢掉了。真是 damn I do, damn I don't﹐算是刺激心臟跳動和血液循環的運動吧。


napkin
味道不錯﹐就是太硬了點﹐咬不動(Photo by XHN)

church
La Seu 教堂﹐船還沒進港﹐首先看到的就是這個宏偉的建築物(Photo by Chuck T)

dates
帕瑪路邊樹上的棗子﹐坦白說﹐我是沒見到。有人問 Chuck 怎麼我沒看到﹖ Chuck 說﹕你們只看前面﹐我四面八方都看(Photo by Chuck T)

dancer
抱歉﹐我本來就對這種猛蹬地板的舞興趣缺缺﹐再加上是個大娘在搏命演出﹐實在覺得有點於心不忍 (Photo by Bob C)

building 1
薇蘭希雅藝術與科學城的一景。我猜這張相片可能被動過手腳﹐顏色和構圖有些科幻的感覺(Photo by Bob C)

building 2
薇蘭希雅藝術與科學城的另一景。像魚骨的是科學館﹐張大嘴的是水族館(Photo by Bob C)

building 3
薇蘭希雅新式建築的另一個角度(Photo by Bob C)

what
能猜得到這是什麼動物嗎﹖六塊四毛五一公斤。我猛一看以為是狗﹐嚇一跳 (Photo by Chuck T)

fish
薇蘭希雅水族館內景 (Photo by XH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