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浮遊記之四﹕馬賽

2019 年12月15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12月18日上網

        馬賽 (Marseille) 不是賽馬﹐就像倫敦不是敦倫一樣﹐別鬧笑話。馬賽是我們這次三國浮遊的第四站﹐但郵輪公司特別在馬賽後面用括號標明珀望(Provence)﹐魚目混珠﹐有點誤導。馬賽是珀望地區的一個城市﹐有 2500 年的歷史﹐希臘人建立﹐羅馬人打造﹐水深港闊﹐人口將近 90 萬﹐是法國僅次於巴黎的第二但也有人說是第三大城﹐不幸的是她的犯罪率是全法國最高的。

        嚴格說起來﹐馬賽並沒有什麼特別值得到此一遊的理由﹐而珀望則是另外一個故事。珀望的四大誘人特色﹕薰衣草 (lavender)、小城、古蹟、美酒和美食﹐我們在馬賽被趕鴨子走馬看大街小巷當然沒機會享受到。誰叫我們偷懶參加郵輪自家辦的觀光節目呢﹖任人擺佈﹐咎由自取﹐這也不能怪別人﹐就算交學費買經驗吧。你現在知道為什麼我喜歡自己一個人開車旅遊的緣故了吧﹖高興什麼時候走就什麼時候走﹐什麼時候停就停﹐在哪裡停﹐停多久都自己決定﹐多好。

        一提到馬賽﹐我立刻想到的是兩件事﹕法國國歌《馬賽曲》 (La Marseillaise) 和大仲馬 (Alexandre Dumas) 的名著《基度山恩仇記》(The Count of Monte Cristo)﹐《基度山恩仇記》書中的監牢 Chateau d'lf 位於馬賽港外的一個名 If 的小島﹐這個小島和島上的監獄和舊金山灣的Alcatraz Island 監獄類似﹐我們這次當然沒機會去參觀。但說到《馬賽曲》﹐這個一般認為是全世界最好聽的國歌﹐它的命運和咱們老鄉小平同志差不多﹐三下三上﹐一下是國歌一下又不是﹐調子被法國大音樂家《幻想交響曲》作者貝僚士 (Hector Berlioz)﹐匈牙利鋼琴奇才李斯特﹐和俄國大音樂家柴可夫斯基在《1812 序曲》都借用過﹐歌詞和中國的國歌《義勇軍進行曲》也很像。如果記得不錯﹐文革時期田漢被鬥﹐《東方紅》代替《義勇軍進行曲》成為短期山寨板的國歌﹐歌詞也被改了。不過這是題外話。

        在馬賽的那天﹐早上下雨﹐下午吹風。上午被帶到街上亂走一通﹐導遊講的話我一句也沒聽進去。下午雨停了被帶到一個叫賈迪聖母堂( Notre Dame de la Garde) 的教堂參觀。掌門人說過 N 次﹐現在再說 N+1 次﹐在歐洲旅遊﹐不是看教堂就是看宮殿﹐在這方面我是雷根總統的信徒。雷根被環保份子攻擊﹐說他對加州紅木的看法是﹕You see one, you see them all。雷根有沒有講過這種無厘頭的話﹐死無對證﹐但掌門人看教堂和宮殿的確沒啥特別的興趣﹐但這次三國浮遊在馬賽看到的「聖母堂」和後來在巴薩隆納看到的「聖家堂」有點改變咱們的偏見。「聖母堂」座落在馬賽的至(最)高點﹐教堂內的景觀沒啥稀奇﹐但教堂外 180 度俯視馬賽城區和海景的景觀只能用「不虛此行」四個字來形容。這個時候「愛瘋」照相機的 PANO 特異功能就派上用場了。

        既然到了珀望的地盤﹐豈能不談談珀望的酒。我在尼斯曾經在一個酒店裡逛了一下﹐發現同樣的法國酒比在美國的價錢貴很多﹐不知道是不是這些商家把來尼斯觀光的都當冤大頭騙。珀望的酒 80% 粉紅酒﹐比起法國其他產酒的地區如波多(Bordeaux)、布根地(Bourgogne)、薄酒來(Beaujolais)、香檳(Champagne)、甚至阿爾薩斯(Alsace)、隆河谷地(Vallee du Rhone)、羅亞爾河谷地(Vallee de la Loire)﹐名氣上差一節。我那位對酒光練不說的朋友﹐和每年都要來歐洲至少兩次的朋友在路邊咖啡館各自叫了一杯珀望粉紅酒在品嘗﹐我要來喝一口﹐說難喝死了。

        船天黑後起航﹐下一站是西班牙的帕爾瑪島 (Palma De Mallorca)﹐擴音器宣佈風浪會很大﹐掌門人從來不暈船沒把這話當真。這時候在船上走已經是跌跌撞撞非要扶著欄杆才站得穩了。掌門人仍然不信邪﹐晚餐照樣拿了一大盤﹐但突然間一點胃口都沒有﹐第一次吐﹐因為沒吃什麼東西沒東西吐﹐回房間後終於吐出些東西。上床睡覺。

        第二天醒來﹐風平浪靜﹐吃早飯的時候大家都又是一條好漢。問起昨晚有沒有暈船﹐12 人中只有一個人說他沒事。是不是真的沒人追究。有多少人吐了﹖我也沒問。根據多年一道旅遊的經驗﹐如果掌門人都中鏢落馬﹐其他的人能全身而退的可能性應該是零。 上次看見同夥的有人暈船是 2013 年從西班過直朴羅陀海峽去摩洛哥。區區一個海峽﹐我看到7 位夫人用各種防暈船藥物﹐有的用吞﹐有的用貼﹐效果也不見好到哪裡去。當年我幸災樂禍﹐船前船後跑來跑去非常神勇的囂張﹐六年後這下報應來了﹐終於嚐到什麼是「風雨同舟﹐肝膽相照﹐同吐苦水」的滋味了。


Lonely alley
星期天早晨馬賽市區的一個窄巷﹐冬雨初停﹐人都到哪裡去了﹖(Photo by Chuck T)

Bride
一個女孩在照婚紗像﹐新郎呢﹖也許是婚紗禮服店的廣告照。(Photo by XHN)

City
從聖母堂居高臨下取景名城馬賽 (Photo by Chuck T)

Church
從下往上照馬賽的聖母堂 (Photo by Chuck T)

Marseille
試圖給馬賽來一張 180 度的廣角照 (Photo by XH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