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浮遊記之二﹕冬雨

2019 年12月01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12月04 日上網

懷南前記﹕

       文章上網後有識之士來電郵指出拉丁語系﹐包括意大利文﹐男性名字 O 結尾﹐女性 A 結尾。掌門人陰陽不分﹐亂翻譯一通﹐男性變女性﹐女性變男性。我說過﹐上網看我專欄的讀者幾乎全是從「世界級」轉過來的﹐比起「星宇級」的讀者﹐水準看來是要高些。掌門人從善如流﹐回頭去改翻譯。受益良多。特此致謝。懷南 12/5/2019


        我們六 對夫婦分三路人馬出發去羅馬上船﹐第一個靠岸的港口叫麗塢娜(Livorno 翻譯成「厲武怒」夠男性化了吧﹖)。麗塢娜(厲武怒) 屬於意大利有名的托斯卡尼 (Tuscany) 地區(region)﹐為了方便起見﹐我們就把地區翻譯成「省」。托斯卡尼是意大利最大的一省﹐面積23000 平方公里﹐人口 400 萬﹐省會是有名的彿羅倫斯(翡冷翠)。一提到托斯卡尼﹐人們就自然而然地想起它是文藝復興的發源地﹐以歷史﹐藝術﹐風景聞名於世﹐在意大利有「國中之國」之稱。

        我對托斯卡尼的印象是陽光和紅酒﹐陽光來自一部我沒看過叫《在托斯卡陽光下 Under The Tuscan Sun》的電影﹐酒則是在很多50 - 60 年代的老電影中常有意大利人喝一種用稻草包著胖胖酒瓶的紅酒。說到這裡﹐容掌門人露一手對酒光說不練的功夫﹕這種稻草包酒瓶的酒叫克揚替(Chianti)﹐用山吉歐維列 (Sangiovese) 的葡萄釀製而成。此酒顏色鮮紅﹐山吉歐維列的原意是「丘比特之血」﹐用稻草包著是為了保護玻璃瓶﹐這種土法包裝也把科揚替和廉價酒給畫上了等號。近30 年來科揚替力求改革﹐推出以黑公雞為標記的古典克揚替(Chianti Classico) 和不按牌理出牌﹐用非山吉歐維列葡萄或混合葡萄釀製的超級托斯卡 (Super Tuscan) 酒﹐是為上品。在山吉歐維列地區還有一種叫 Brunello di Montalchino 的酒﹐100% 山吉歐維列葡萄釀製﹐裝瓶三年後才上市﹐價錢更貴。酒言酒語到此為止。

        郵輪負責把我們帶到麗塢娜港口﹐上岸玩要自己花銀子。麗塢娜(厲武怒) 離彿羅倫斯不遠﹐順路還可以到比薩斜塔一遊。我們 2011 年去過彿羅倫斯﹐於是大家決定去錫耶納(Siena 翻譯成喜靨娜 夠女性化了吧﹖) 一遊。順便在聖吉米格拉洛(San Gimignano) 停一下。

        錫耶納(喜靨娜)在 14 世紀的時候是意大利政治﹐經濟﹐文化﹐軍事中心﹐人口 5 萬﹐是歐洲最大的城市之一﹐她曾經也是獨當一面的王國﹐後來被彿羅倫斯征服﹐從此不復當年之勇矣。不過這樣也好﹐700 年過去了﹐錫耶納(喜靨娜)的人口還是 5 萬多﹐給現代人留下一個懷古追幽﹐攝影留念的觀光景點﹐也是我主動提出選擇到此一遊建議的原因。

        其實我們那夥人中到過錫耶納(喜靨娜)的也不止一位。信丫頭高中畢業﹐和她母親結伴遊意大利曾經到過這裡﹐此次三國浮遊前我也看過 Rick Steves 介紹錫耶納(喜靨娜)的錄影片﹐知道錫耶納(喜靨娜)最著名的景點是康珀廣場(Piazza del Campo)。這個廣場和我們 2013 年第一次遊西班牙到過的瑟納曼卡(Salamanca) 廣場類似不過更為多彩多姿。和瑟納曼卡一樣﹐錫耶納也是有名的大學城﹐「在托斯卡陽光下」﹐ 年輕人或坐或臥﹐扇形的廣場四週被古色古香紅磚的建築物圍繞﹐路邊小店林立﹐賣吃的﹐賣紀念品的人來人往非常熱鬧。錫耶納的市政大樓也在這裡﹐旁邊是有名的一柱擎天的曼吉雅鐘樓 (Torre del Mangia)。此鐘樓在 1338 年開始施工﹐10 年後完成﹐高 102 公尺﹐是當年意大利第二高的鐘樓。但令人掃興的是。。。

        我們從船上下來﹐坐上郵輪的觀光巴士﹐上路不久天就開始下雨﹐沿途有名的托斯卡尼田園風光﹐我也看不出有啥特別之處﹐ 加上同行人中有人暈車嘔吐﹐車停聖吉米格拉洛的主要目的是為我們這些「上車睡覺﹐下車尿尿」的LKK 們行個方便。到了康珀廣場﹐雨越下越大﹐趕鴨子的導遊難得放牛吃草讓我們自由活動﹐雨這麼大活什麼動﹖找個餐館要能容納我們 12 個人也不容易﹐後來 「瞎拼」的時候我們那夥人中有人的錢包被扒手給光顧了﹐歐元與卡片齊飛﹐還好沒淚水共雨水一色。我放眼四顧﹐淒風苦雨中大夥呆立在房檐下避免做落湯雞。包括掌門人在內﹐說一臉窩囊相嘛﹖太超過。但此時此地﹐再怎樣也神勇不起來。

        以前坐郵輪﹐每到一處﹐都是自己找導遊﹐這次是第一次參加由船公司導遊的節目﹐結論是下不為例。船公司主辦的導遊節目唯一的好處是出去後不怕開船前趕不回來。咱們不上船船敢開嗎﹖壞處是導遊像趕鴨子﹐完全不能體諒 LKK 們要上洗手間的頻率高﹐路走得慢的兩大需求。

        總的來說﹐在所有的旅遊中﹐坐郵輪可能還是最適合我們這些 LKK 們的旅遊方式﹕不管到多少國家不需要上下飛機的麻煩﹐想吃就有得吃﹐想睡就有得睡﹐不想下船就待在船上混。老電影《金玉盟 An Affair To Remember》中坐郵輪好像是有錢人的特權﹐時代不同了﹐現在張三﹐李四﹐王二麻子都可以坐郵輪旅行﹐船上的規矩也沒人嚴格執行。上餐廳吃飯不能穿球鞋﹐但有人只帶球鞋一雙﹐能不讓他進餐廳﹖三國浮遊第一天的錫耶納之行﹐說失望嗎﹖當然有一點﹐但托斯卡尼有冬雨是常態﹐也正好被我們碰上了。乘興而來﹐掃興而去﹐天下事多半如此﹐非戰之罪也。


Tscany Country
托斯卡尼的田園風光世界聞名﹐煙雨濛濛中如果能自己開車﹐信步而行﹐感覺上當有不同。梭羅 (Henry David Thoreau) 的名言﹕It's not what you look at that matters, It's what you see 應該作為任何旅遊者的座右銘。 (Photo by Chuck T).

ice cream
天下第一冰淇淋﹐嚴格講﹐應該叫 Gelato﹐大佬﹐有冇搞錯﹖要我排隊買﹐咱們沒耐性﹐是不是有耐性排隊買到的朋友分了一點給我嚐嚐﹐忘了。(Photo by Chuck T)

ice cream
看來我的確不勞而獲﹐嚐了一口天下第一的意大利冰淇淋(Photo by Chuck T)

Siena street
錫耶納的街道仍然維持一種古老的遺風﹐此相片攝影者和他學建築的公子曾經在 Siena 住了一星期。真正的旅遊應該是這樣的旅遊法 (Photo by Bob C)

tower
錫耶納康珀廣場的曼吉雅鐘樓﹐一塔聳立﹐有點像金雞獨立的台北 101 大樓﹐感覺上怪怪的。聽說此塔是可以上去的﹐但我們大概沒交銀子所以沒能進去。我有一種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 conspiracy theory。郵輪公司主辦的遊覽都是過門不入﹐淺嚐輒止﹐希望你下次再來多交銀子看多些。不過那天下雨﹐居高臨下也看不出什麼稀奇 (Photo by Bob C)

cathedral
錫耶納的天主教堂﹐導遊說時間不夠沒帶我們進去﹐後又推說要買票﹐我們說我們自己買也不行。Chuck 不聽話自己買票進去照了不少相片﹐下面這張是代表作 (Photo by Bob C)

inside cathedral
錫耶納的天主教堂的大堂﹐我們的攝影師很盡責任﹐他是唯一登堂入室的 (Photo by Chuck T)

two gates
根據旅遊專家 Rick Steves 的說法﹐這兩扇拱門就像《桃花源記》的入口一樣。Rick Steves 是洋鬼子知道什麼《桃花源記》﹖這比喻是掌門人「信」口開河說的 (Photo by Bob C)

Plaza
這個廣場上過很多旅遊文章﹐我用「愛瘋」的“ pano ”功能給它來個全身照。效果不錯 (Photo by XH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