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鐵鼓獎

2018 年1月14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1月18 日上網

        《台灣亂象何時了﹐衰事知多少﹐街頭抗議日漸多﹐神隱小英仍在睡夢中。亞洲小龍應猶在﹐只是名次改﹐問君還有幾多愁﹖硬是不見棺材不回頭。》

        2017 年鐵鼓(踢股)獎﹐台灣小姐與美國流氓勝負難分﹐幾經選拔委員會政治局唯一常委分析比較﹐結果台灣小姐出線﹐榮獲 2017 年信門鐵鼓獎。特此熱烈恭賀。

        首先﹐這次選拔與往年不同﹐往年的選拔沒有標準可循﹐選上了算倒霉(有天信掌門中了樂透開始發獎金﹐那就算是走運了)﹐而今年選拔的標準是有點理論根據的。也就是因為有這點理論根據﹐美國流氓就被台灣小姐給比下去了。

        有人說 20 世紀有三個最有名的管理定律﹐我曾經戲稱它們是管理逍遙派的三絕門殺招。這三大定律或三殺招是「彼得定律」﹐「墨菲定律」和「柏金森定律」。

        「彼得定律」說明官場和職場一個共同現象﹕當一個人因為在現職表現優秀就會被昇遷﹐幾次昇遷下來﹐原來做得得心應手的事就會變得束手無策沒法處理了。最後﹐「彼得定律」把一個原先職務上表現優秀的的人變成了一個左支右絀的廢物。蔡英文就是標準「彼得定律」的犧牲品。

        蔡沒什麼學問但有不錯的學位﹐出道初期受兩李栽培。兩李中的李登輝和蔡一樣沒什麼學問但有學位﹐另一個李是李遠哲雖然有學問但沒什麼智慧。蔡受兩李提拔﹐從參與《兩國論》文字工作到處理大陸事務﹐到行政院副院長。一路下來幹的都是「等因奉此」的幕僚工作﹐沒什麼獨當一面的決策磨練。

        我向來認為幕僚出身的是很差勁的領袖人物﹐馬英九﹐宋楚瑜也是幕僚出身﹐但馬為人正直﹐宋有江湖氣﹐兩人離開幕僚工作後都有地方主管的行政經歷。蔡在兩位李師父的餘蔭下﹐趁民進黨受陳阿扁之累﹐大選大敗之餘﹐接下黨主席。沒想到馬英九那麼不成材把國民黨搞到由盛而衰﹐蔡把民進黨死馬當活馬醫給醫成了鹹魚翻身。「彼得定律」發展得太快﹐台灣老百姓還沒反應過來﹐「彼得定律」的犧牲品蔡英文居然當起總統來了。

        20 世紀有三個最有名的管理定律中第二個定律叫「墨菲定律」。「墨菲定律」說﹕「人要倒霉鐵也﹗」不﹐這當然不是「墨菲定律」的原意。「墨菲定律」的原意是說﹕If anything can go wrong, will. 你我的一生﹐和墨菲打交道的經驗還少﹖出門郊遊﹐早不下雨晚不下雨﹐偏偏出門那天下雨。開車上道﹐自己那條線有點像龜行﹐隔壁那條線車行如兔跑。換線之後﹐兔子變烏龜﹐原先的烏龜又都像兔子了。蔡英文政績不佳只能一半怪「墨菲定律」﹐另外一半要怪自己的性格。蔡英文是我見到最無能﹐最頑固的總統﹐她連領導人的雕蟲小技如馬英九的個人魅力和宋楚瑜會籠絡人心都沒有﹐遑論治國大計﹖倒是台灣老百姓應了掌門人「人要倒霉鐵也﹗」七字訣。

        如單比「彼得定律」和「墨菲定律」﹐美國流氓和台灣小姐倒也半斤八兩。但把另一個有名的管理理論「帕金森定律」加進來評估﹐蔡就贏了。

        1958 年英國歷史學家 Cyril Parkinson 出了一本書﹐書名叫 「帕金森定律」(Parkinson's Law)。大意是說﹕一個領袖人物有三個選擇﹕其一﹐退休﹔但這會失掉一切特權。其二﹐選一個能幹的部下﹔但這樣自己的位置不保。最後選兩個不能幹的部下。總統麾下最重要的兩個職務是國防部長和外交部長。美國流氓雖然混球﹐但他的國防部長和國務卿都比他穩健﹐也沒事事拍流氓總統馬屁。反觀台灣的國防部長和外交部長﹐前者天天鬧笑話像個小丑﹐後者一張苦瓜臉像個小媳婦。蔡上任快兩年了﹐整個團隊就像「沒頭的母雞 Chicken without head」(no pun intended) 一樣﹐亂七八糟亂跳一通。

        我們這代人見識過兩件風水輪流轉的事﹕大陸搞文化大革命的同時台灣搞經濟奇跡﹔大陸搞大國崛起的同時台灣卻在搞變相的文化大革命。蔡英文得鐵鼓獎倒不全是因為她無能而頑固﹐主要原因是她並非一個誠實的人。如果把她在野時罵國民當和馬英九的話用來檢驗她﹐她罵的全是自己。這種慕容复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的本領加上中神通左手和右手過招的特異功能﹐蔡英文之「陰」非浪得虛名。

        吾豈好踢股哉﹐吾不得已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