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話兩則新聞

2019 年05月26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05月30 日上網

        有兩則新聞對在美國的老中影響很大﹐值得一談﹐但在談之前得先打個招呼﹕

        第一﹐掌門人雖不一定是君子﹐但確是孔老夫子「君子不以言舉人﹐不以人廢言」的信徒。

        第二﹐ 掌門人對孔博士另外「父為子隱﹐子為父隱」的教導有點不同的看法。先不管這個「隱」字作何解釋﹐ 但有的時候為了增加文章可信度起見﹐掌門人會現身說法用個人的「不隱」做例子。信文風格為真不破﹐這時候如果故意謙虛那是矯情﹐借機炫耀﹐那是缺乏自信﹐皆非信某所願也。這時候﹐已故 ABC 大牌體育記者 Howard Cosell 的“Telling It Like It is” 和 CBS 王牌主播 Walter Cronkite 的“And That's The Way It Is” 就派得上用場了。現在談第一則新聞。

        我不喜歡特朗普﹐我希望他老兄趕快下臺回去炒地皮。但我不喜歡他的原因並不是覺得他的方向和政策全是錯的﹐我不喜歡他的作風(style)﹐他的策略(tactic)﹐和他的願景( vision) ﹐討厭他變成世界的笑柄而洋洋得意。5 月 17 號星島日報頭版頭條的標題是這樣下的﹕「特朗普宣佈移改方案美國只歡迎『頂尖人才』」。新的移民改革方案的要點有 8 條﹐其中最重要的包括計分制度對申請人的就業前景﹐英文程度 和公民常識合格者優先考慮。在新移民法下﹐很多有「綠卡」的老中父母﹐如在今天﹐恐怕都來不成美國﹐不能享受做美國人的權利了。其中包括已經去世多年的信老太在內。

        此移改方案一出﹐自然有不少政客表示反對﹐反對的理由不外乎兩個﹕一個是「精英主義」﹐另一個反對的理由則是這種移民政策違反美國傳統﹐此乃「非美國」也。我猜這些唱反調的政客鐵是民主黨﹐他們的選區也鐵是移民多的選區。

        特朗普本來就是個急功近利﹐錙銖必較的房地產掮客。政治意識形態屬於美國本位的極右派。他以為美國是特朗普大樓﹐有錢的﹐有來頭的才有資格住進去。這種挑肥揀瘦的「精英優先制度」對美國好嗎﹖我認為比讓那些只會消耗美國資源﹐對美國社會造成負擔的人移民進來要好。閣下如果認為我是保守的 「精英主義者」So be it.。 但要小心﹐我會問你﹕你喜歡你女兒嫁老黑嗎﹖不。但如果那個老黑是史丹福(佛) MBA 或哈佛 MD 呢﹖I rest my case.

        至於「非美國」是什麼意思﹖美國真的是無條件擁抱移民的國家嗎﹖最近不是才舉行過慶祝過華工建鐵路 150 週年的活動嗎﹖更早的非洲黑人﹐更晚的二戰後的移民美國潮﹐原因是當時美國地廣人稀﹐需要外來的廉價勞工和技術人員。需求隨時代而變﹐美國只為自己的利益著想﹐特朗普認為目前美國需要的是「頂尖人才」這無可厚非。 1968 年﹐掌門人第一個工作就進了美國陸軍部的兵工廠﹐上班後老闆才知道我既非美國公民﹐也沒有「綠卡」。1970 年公司花大錢幫我從威州搬家到加州。在今天﹐這種事不會發生在我身上了。所以如果我是特朗普﹐我也會做同樣的決定。

        第二則新聞是考慮學生經濟社會背景﹐ SAT 將增設「逆境分」 。這可能是想平衡一下最近有錢人家搞鬼讓子女進名校的不公平罷。看到有個老中花 650 萬美金把女兒從後門送進史丹福(佛)後我立刻寫電郵給我兒子﹐我說﹕如果我有 650 萬﹐我才不在乎你進什麼大學呢﹖說來也巧﹐掌門人的兩個小孩讀了 5 個大學拿了五個學位﹐其中 4 個大學在入學醜聞中榜上有名(沒有南加大﹐特此撇清關係)。當有人稱讚我的小孩書讀得好時﹐我的回答是﹕「他們在家從不做任何家事﹐也從來不需要去打工﹐專心讀書書讀得好是應該的」。因此﹐我贊成給「逆境家庭」的子女進大學有優待的建議﹐因為他們在起跑點就輸人一截。也許有人會說﹕你老大別佔了便宜還賣乖﹐自己的小孩是「東西兩佛」畢業的﹐講起風涼話來當然容易。Well, 如果閣下要這麼說我也沒有辦法。就是因為我是過來人﹐你才應該聽我現身說法。回頭來看﹐老中的家長好像比小孩本人進什麼學校還要在乎。也許你會問﹕什麼比小孩進好大學重要﹖我可以告訴你﹐他們的健康、他們選擇終身伴侶的情商、他們的性格、他們的價值觀、他們的待人之道、他們的工作態度、都比進什麼學校重要﹐而這些和進不進「東西兩佛」都毫無關係。那位老中 650 萬美金是白花了。